為我換藥吧,我的藥是詩

作為馬尼尼為長期的讀者,我一直驚訝於她在日常生活中的體驗、感觸,像野獸一般地漫溢滋長(當然那不盡然都是美好的),再經由詩的形式編織出一帖帖的藥,為自己換藥。鍾文音說,經由詩人將台北都市的孤獨感與游移成的詩,那是一種詩人身處於台北都市的解剖與凝視。而我以為,那是詩人以詩銘刻自己生存的一種本能和慾望。

以產量及銷售量而言,馬尼尼為的詩集能在這街頭滿是詩人的新詩創作中突圍,仰賴的是敘事者以黑色幽默的筆調敘述一個女詩人同時具有創作者與家庭主婦雙重身份的生活困境,更何況是嫁作異國人家的媳婦。如此敘事所交織出的複雜議題,或許唯有文學才有辦法將其貼近現實生活般地呈現。

我關注的是這些新詩中的內在驅動力。《為我換藥》是馬尼尼為的第六本詩集,而詩集的主敘事依舊圍繞在「我」(作為母親、家庭主婦、藝術創作者以及女詩人)在台北這都市裡的一個小家庭——這是文學的感覺結構,那一直未完待續(似乎永不會停止)的故事。接續過去的詩集,「我」最近又是一個怎樣的心情?這或許讀者的一種好奇心吧。

「我會用她們喜歡冬天的原因來試著喜歡冬天。可終究沒有一個令自己愛上冬天的原因。」(頁118)詩人於代後記〈在台北的感覺〉敘述著生活於台北快二十年的不適感,而這是一首首新詩(也是藥)併發的最大驅動力。整部詩集共計五十六首新詩,並不難發現詩人的書寫慾望:「你寫詩幾年了 / 還有話要說嗎 / 還有浪漫與嚴肅嗎 / 還想談論詩嗎 / 你還對寫詩樂而不疲嗎」(〈你寫詩幾年了〉)、「寫詩當然不會累創作也不會累 / 跟自己有關的事情永遠不會累(〈寫詩會累嗎〉)」。

詩集封面是「我」與一隻叫作美美的貓相互對視與擁抱的畫,其實是詩人的一幅自畫像。「我」與美美互為表裡:「美美是我的心臟 / 我的外接心臟」(〈我要介紹你認識美美〉)。貓是故事裡的主角之一,也是匿藏於詩中「我」的另一種視角,兩種不同觀點貫穿於整部詩集裡。

而詩集的第一首詩〈幫我換藥〉中的敘事,從「我沒有病」到「換好生活好命運」歷程裡描繪了「我」於整個詩集(這個世界)裡頭,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一個家庭主婦的日常瑣事、嫁來台北舉目無親的孤獨感。而最後一首詩〈我現在更被人喜歡了〉像是在總結了「我」如何自處於這個世界裡:「我現在也不需要被人喜歡了 / 我現在喜歡穿上泳衣成為別人 / 穿上媽媽手成為一顆雞蛋」,剩餘的「我」只好安放在新詩裡頭,所以「我想要寫一本詩集」。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