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現代文學(詩)史芻議

一直以來,馬華文學的研究並不算多。二〇一九年,陳大為與鍾怡雯合編以批評者為單位的《馬華文學批評大系》,已含括大部分目前線上的馬華文學研究者,只有十一位。更不用說,以馬華文學為研究主題的博士論文,少之又少。

去年底,謝川成的博士論文《馬華現代主義文學的傳播(1959-1989)》出版,無疑是近十幾年來少見的學術專著。這本專書共分為三個部分討論馬華現代主義文學的傳播。第一輯以十年為一單位,討論《蕉風》如何在五〇年代成為馬華文學現代主義的啟蒙陣地,後來的十年裡成立了一隻檢舉創作、評論與翻譯的文學隊伍,一直維持到70年代的發展巔峰。第二輯的內容集中討論天狼星這一文學社團於七〇、八〇年代間對於馬華文學現代主義的傳播,包括舉辦座談會與研討會、編選集與期刊,以及推動詩曲的形式。第三輯則是以白垚、陳瑞獻(牧羚奴)和溫任平三位作家為討論個案,討論他們是如何推進馬華現代主義文學的傳播。

不過,有意瞭解這一段文學史的讀者,可能要失望了。書中缺乏整個議題背景的鋪陳,以及論述角度選取的討論。有興趣的人,還得自行找尋作者以英文撰寫的畢業論文,才能夠理解題目中討論「傳播」的意義。另外,書中多處的論述內容有重疊的地方,也因未校對而出現明顯的資料錯誤。整本書的內容缺乏重新編輯。

如果這是一本敘述馬華現代主義文學史的話,它顯然只是一道單軌敘述的聲音。作者除了於第一章的結論提及傳統現實主義是當時的主要話語之外(頁48),幾乎未見作者處理現代主義與現實主義兩方撞擊下所產生的爭論。

另外,書中大量引用張錦忠、溫任平兩人對於現代主義的看法,只對於史實進行了更多資料上的描繪,並沒有多作進一步的判斷。尤其,第四、五章的內容最為明顯。當中,最大的缺陷在於作者過多地琢磨於「如何傳播」、「傳播了什麼」,而甚少對於「傳播的結果」作出更深入的討論。比如,作為現代主義溫床的《蕉風》在後來的八〇年代是個怎樣的面貌?是被天狼星詩社取代了嗎?亦或者,七〇年代的言論管制縮緊真的有讓現代主義趁勢而起嗎?這些都是討論「傳播」意義下重要的面貌。缺乏這些面向的討論,論述上顯得薄弱。

基本上,馬華現代文學(詩)史是一段仍待進行更多探討的歷史。有志於這段歷史的朋友和研究者,或許可以從這本專著所缺漏的開始著手,進行更為完整的補述。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