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快樂,那些掟的日子

「我不過是在調侃自己,嘿祝快樂祝快樂,因為人生不常快樂才需要飄渺無可捉摸的祝福啊不是嗎?」——〈人生的一點調侃〉

我不太曉得,書名間的符號究竟是間隔號還是斜線,或者其實兩者都是?如此猶疑,只是試圖瞭解「祝快樂」是主詞,還是「掟日子」,而偏偏祝快樂又是作者的筆名。本名是蘇善安。不管如何,這不過是我嘗試為這本書做的一個定位。散文集,還是雜文集?也可能是兩者兼具。對於一般讀者而言,或許這也不太重要。

在馬華文學的範疇中,它是一本少見兼具文學性與多方且不同層面知識的散文集/雜文集,並不是一本典型中文的抒情散文集,也不是深具知識性的地方誌散文。作為一本閒書,作者掌握的不同都市文化、學科知識流竄在行文間,避免過度地抒情而陷入喃喃自語。另一方面,它作為一本深具文學性的散文集,可見作者的意識悠遊於封閉文字中,「在框不住的遠方」。散文沒有一個定型。祝快樂展示了散文不同的面貌。

從書籍彙編中,不難發現《祝快樂 • 掟日子》應該是專欄集成,分為六個輯:輯一是說文解字式的「唯名論」,尤其〈暮生活〉、〈其日暮〉兩篇對於日本文化的解說,相當生動(雖然我無法判斷是否正確);輯二是傾向個人抒情的「頭戴冠冕的大帝」,〈在夢的蠻荒世界〉是父親無法在夢裡阻止自己的殘暴而墜落,現實生活般亦是如此,於是對父親深感悔恨。

輯三與輯五可歸為同一類,皆是對於現金的流行趨勢、世界運作秩序的反思,〈一個埋葬在憂患熱帶雨林的荒涼笑話〉、〈迷宮就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都可以視為是該輯的代表;輯四談論的是電影、導演與影評相關,尤其談論了許多關於法國新浪潮電影;輯六則是作者所閱讀的書籍、作家,包括馬奎斯、村上春樹、海明威、吳爾芙、塔桑格、班雅明等。

這是一本幾乎涵蓋了所謂文青必備的養分,而且保有嚴肅與反思生活的文字,讓讀者可以和作者產生對話。在閱讀過程中,你是會羨慕這個作者在不同空間、時間、文字間的變換中,找到自己心之所向的詩與遠方。我想,這大概是文藝愛好者所景仰的吧。

祝快樂作為一個筆名,也是作者對自己所身在的社會中的反諷。或許,這是作者與生活保持距離的一種方式,反而能讓在掟日子中找到主體(自己)。至於書名中的符號,我想它是間隔號,也是斜線吧。(不過這重要嗎?)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