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一條名叫馬華文學的路上

1.

        我知道自己是走在一條名叫馬華文學的路上。

        但是,一同走在這條路上的人,常讓自己錯愕是否走錯路、走錯方向,或者根本沒有這條路,它只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無論如何,我確實是走在馬華文學的路上,不管是從哪一個方面來說。我可以很確定的說。

2.

        對馬華文學的認識,源自於王宏仁老師送我的一本書《馬來西亞華語語系文學》,也告訴自己關於作者的一些大事、小事。當時,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僅是將其作為一般的閱讀,有點像是在閱讀文學史的感覺。當然,上面出現了許多作家的名字,包括我高中的一些老師,我也就默默記在心裡。

這是我的開端。

除此之外,那即是有幸認識一起踏入國立中山大學唸書的姵伊。我們彼此曾在《學海》論壇用虛擬帳號相見歡,卻沒有於現實生活中打招呼。不過,於網絡上的交流,也並不多。而這一次的相遇,對我而言,無疑是一個來自路上同伴的呼喚。我們討論過許多文學問題、聊過許多文壇事蹟,我聽了覺得非常有趣。於是,開始在網上搜索許多關鍵字,也持續不斷地摸索這條道路上的各種故事。

當然,也透過姵伊而認識了不少年輕的寫作者,子元、子揚、晉揚、羽倫、觀傑、聖祥、綺琳等人。「認識」指的是「知道」,並且不斷地閱讀有關於他們的文字、作品。在我眼裡,他們是一群深愛著文學的人,只是不善於公開談論,也謙虛於自己的成就。幸運的,現在可以藉由網絡之便有機會和他們談論,這是一件美事。

有次在錦忠老師的邀請下,我、姵伊和老師三人有機會一起吃頓飯。這是我在南方的文學之花綻放的開始,至今還在栽種、施肥,即將移植他方。從老師的研究室,借/拿了不少有關於馬華文學的研究與作品,偶爾也向老師請教和討論。後來,也認識敬清學長、穎欣學姐,他們也是於其中耕耘努力的人,他們都是我學習的榜樣。

這一條路上頗熱鬧,並不寂寞。

3.

        對我來說,創作是那麼自然而然的事情。

        原本是不喜歡閱讀的小孩,而高中三年沉浸於文字與書籍中,不經意開啟了自己追求文學的路。升上高一的時候,班導師返台回母校教書。他是個愛書之人,也常強調閱讀的重要。記得,他常把握晨讀課與上課的短暫時光,或者上課前的五分鐘,介紹一些書籍。後來,很多書籍即使沒有閱讀過,但也聽老師談過。

這個愛書之人還在班上設立了小型的圖書館,裡頭從村上春樹到金庸都有。書籍多樣,符合各種不同學生的需求。那時候,我傾向閱讀華教和中文報的書籍。或許,這些是我比較關心的時事課題。畢業前,老師說每個人挑兩本書回家,我選擇了村上春樹的《1Q84》。不曉得,這是否也在預言自己,未來必然會走向文學的道路。

        另外,當時也是學校的學生記者,自己擁有一定的文字書寫機會。社團裡頭的學長姐或同學,他們的專題書寫常讓我慚愧,總覺得自己怎麼總少了點什麼。經由和老師、學長姐的討論,我才明白閱讀量不夠。有那麼一點功利、不得已,卻把我推向一直走入書叢。

        花了高中三年,才開始有那麼一點閱讀的習慣,卻還沒開始走入文學。

        來台唸書以後,書店可是我大學生活中的天堂。從小,我能夠接觸書店的機會很少,而且多以販售參考書為主。文學要么是課本的中國文學常識,要么就是圖書館某個書櫃的標籤。大學書店,一進去即是各種文學書籍映入眼簾,不盡是齊全,但也足以摸索文學的模樣。我的文學是如此翻閱出來的。當時,曾翎龍的《在逃詩人》剛出版,擺放在新書專區,書腰寫著還「馬華作家」。我將它買下來了,帶回宿舍閱讀。

        如此,一點一滴找尋著『馬華作家』的踪跡,像是個偵探找尋線索。

        在閱讀許多文學作品中,發現作者一直與某些有形或無形的東西對話,而自己也想要嘗試,皆有文字表達自己的情感與故事。這有別於過去一直去訪談別人、寫別人的故事,我想要把自己的故事寫出來。當時,校內文學獎為自己拉出第一個響炮,開啟了文學創作的路途。不過,後來也因頻頻在文學獎落選,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在創作?那是一段的探索期。

父親的死,才讓我意識到自己才剛步入文學創作。

4.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臉書粉絲專頁,裡頭有約二十個小編。當初,崇德找我加入這個行列,我根本不曉得現代詩是什麼東西。更何況,三個文類中,我最痛恨新詩。一來艱澀文字所衍生的意象,難以掌握;二來常認為詩都沒辦法講清楚一件事,因而排斥。剛開始,僅是做一些行政上的工作。不過,在崇德的鼓勵下,開始對新詩的賞析有一定的想法。

        除了這一個機會,讓我擁有小小可以介紹馬華現代詩的平台,大學修課也是奠基自己的文學閱讀能力。

        余淑娟老師是我的文學概論課老師。課程的一開始,老師讓我們讀《如何閱讀一本書》的其中一章<如何做一個自我要求的讀者>,多少幫助並開啟了我的文學批評與討論。從老師的身上學了不少基礎功夫,對於文學作品有屬於自己的見解。後來,我也因而轉唸中文所。後來,也陸續修了楊雅琄老師的現代詩、現代散文和現代小說。老師從零開始教導,對於一個門外漢來說,相當受用。課餘時間,有機會和老師多交流彼此對文學的意見。我想,這是大學難得的機會。

        本科主修社會學系,但修讀社會理論課的時候,阮曉眉老師和萬毓澤老師不時都會提到理論和文學相關的部分。我都會把它一一記下,空閒之餘,也會利用關鍵字和圖書館資源找尋。這些理論的學習,對於閱讀的文本,不僅是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切入,也讓文本的詮釋空間更為多元。我想,這就是文學的自由所在。

        不過,有時候,更希望能夠找到一起討論馬華文學的同輩人。

5.

        無論如何,自己才剛開始走在這一條道路上。單純喜好文學、喜歡書寫、喜歡閱讀與討論,我想,這是文學所吸引人的地方。文學只能夠是個人的努力,但是僅是其中一個層面——書寫;偶後,經由媒介的公開、散步,它就必然要面對的是大眾。接下來,那便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對話。

        每個時代都有他們世代所要面對的問題,包括我們。

        寧願相信,這僅是一個開端,至少是我的開端。各自燦爛。如果歷史不再重演的話,如果可以繼續矇騙自己。「面對____如此,面對文學如此,面對世界亦是如此」。或許,「我們只能在自己的位置上,以自己的方式努力」,也只能這樣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