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不正經的老師

我想,每個人都曾寫過一篇名為《我的志願》的作文。記憶讀取若沒有錯誤,我曾寫過兩篇以此為題的作文。一篇是寫警察,一篇是寫老師。小時候,晚飯後會和家人一起觀賞許多警匪片。警察給我正義、威武的形象,於是有所嚮往。可惜,現實狀況並非如此。至於老師,則是想要有執鞭的爽感,讓學生都不得不屈服。

        若現在自己還有機會擔任一名老師的話,我想當一名不正經的老師。

        怎麼個不正經呢?我要和學生談國家、社會、文化等課題。不是每個老師都願意在課餘時間,與同學談時事課題。慶幸自己在高中三年時間,尚有老師不厭其煩醒我們國家正在發生什麼事。你仔細回想,究竟在什麼時候有人願意談論國家?少之又少,或者沒有。

        我們從小學7歲踏入小學,十七或十八歲高中畢業。我們可曾認真想過,學生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角色?接受教育已是每人必經的過程。然而,這樣不斷地進行淘洗,還有人在意教育是個怎麼一回事嗎?只要一手握著有大學校長用印的文憑,前途必然前途無限。這也成為一個謀生的工具。可是,這是教育的本質嗎?

        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學生不應該只有課本的視角。他們應該將視野拉闊到所住的周遭環境,甚至是自己所處的國家。換句話說,學生不能只有文字上面的接收。他們應當醒覺自己還有公民的身份,進行觀察並討論相關議題。若我身為一位老師,認為自己應當有這義務,與學生討論更多我們家園的事情。我想,所謂的學以致用,不只有輸入,還要有輸出。

        當然,這種不正經的老師有沒有辦法存在則不得而知。不過,我相信若有人願意首當其衝,挑戰主流價值觀。教育最終才不至於淪為文憑的取得途徑。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