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林文蓀唱出馬來西亞

一首歌所要帶給人的究竟是什麼呢?我常在想這個問題。作為一個聽眾,多少賦予歌曲至少得與我們產生共鳴的最低門檻。有者熱愛於高亢聲音的剽悍;有者醉心於輕聲的細膩柔和。隨著個人喜好不同,歌曲也開始出現所謂的流行與非主流組別。林文蓀《農夫》一曲對我來說,則是超越流行歌曲這個群組。它具有更深遠的意義。

        這首歌是於二〇一二年《動地吟》巡迴演出的其中一個場次,首次聆聽。迄今,正式發行專輯已有兩年的時間。於會場中,聽完這一首歌,心中有股悸動。曾翎龍的詩、周金亮的曲、林文蓀的聲音,無疑哼唱出馬來西亞風貌。這就是馬來西亞的生命力。

        在馬來西亞這貧瘠的土壤,藝文活動想要茁壯成長,實屬相當不易。不僅是關注的人少之又少,經費更是最大的難題。更別說是馬華文學的出版。我乃是一個時代的遲到者。這花開得越來越燦爛,全得感謝過去前輩們的堅持與努力。享受這豐厚的果實,我也想加入耕耘的行列。

        林文蓀《農夫》這首歌,或許可以給予新生代的我們一個很大的推動力。詩句,不是只能夠流傳於集子、文藝版,它還可以在我們的生活中哼唱。文學本身與生活密切相關。說得更為仔細,它其實是作家作為一種對生活抵抗而存在的方式——書寫。

        對於我而言,林文蓀確實唱出我心目中的馬來西亞。曾翎龍的生活體驗——沙沙,沙沙,周金亮的曲子,林文蓀受詩句感召的聲音。這讓我們看見馬來西亞文學的另外一種可能性。兩年前與後,聽到這首歌曲卻已相當不一樣。彷彿多了一種自信、堅定。

        我相信馬華文學節選取這首歌作為主題曲。不僅是宣告馬華文學的燦爛,亦是一種里程碑的豎立。期待馬華文學的後續發展。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