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回鄉記:返「娘」校

時隔一年,再次走入「娘」校又是一種感慨。終究,學校還是走入一個可以想象得到的發展:轟隆隆的建築聲、煥然一新的建築物。我與它們再次抹上一層厚厚的陌生感。其實,屬於我們年代的一切,早已隨著畢業煙消雲散。可笑的是我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守護著過去共同擁有的經歷。

      我把班導師的書籍寄放在盧老師那兒。同時,也從盧老師那兒取得華研中心第十五期期刊。對老師還是有點愧疚。不過,老師簡單的噓寒問暖,卻令人感到窩心。「在台灣念得如何?」, 我只能對老師說「還不錯」作為回應。若每學期像似一片光碟,我覺得自己買了一套盜版的演唱會Live專輯。一盒三片光碟,皆有瑕疵。播放過程中,總是卡卡的。

      盧老師是個深受大家尊敬的老師。我高中三年的歷史都是由老師教導。那一年,我的統考歷史科成績是C7,當時有點沮喪。在老師的鼓勵下,也進行申訴成功。老師教導歷史,從來沒有非得要求我們拿A1。很多時候,他更希望我們能對歷史有深層的了解,並從中得到啟發。遺憾的是,這一切等到我上了大學才有所體悟。仁師,總是令人難以忘懷。高中記憶裡,盧老師占了一小部分,是不可磨滅的一塊。

       回「娘」校只是想再看看這個校園,裡頭的人、事、物。學校實踐校名的意義,日新月異在進步。建築物令人眼睛一亮,建築工程還不斷地在進行中。學校的老師也替換得很快,過去曾教導過我的老師已不在校園。上大學這時期,也曾聽說「娘」校的是是非非。然而,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

       老師笑說,我還要念五年的大學。是啊!這路途真的有點漫長。帶著老師的祝福,我會繼續向前一步邁進。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