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重建自己

進入寒冷的冬天。有人問我,喜歡冬天嗎?當然喜歡!馬來西亞四季如夏。很多時候背部都是流淌著一身汗,濕透白色的校服。校服每天被熨斗的磨蹭,越來越薄。只要一桶水潑向我,馬上露點。一身排骨被抹上兩三層的油,加上兩顆櫻桃,表露無疑。這好像也沒什麼。可是,我竟然害羞了。猶如冬天,似乎沒什麼,卻會莫名其妙的感傷。

        每當感覺寒冷,我會摩擦雙掌。產生那微微的熱,讓自己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身穿一件紅色夾克,把短褲改穿長的牛仔褲。其實,挺不舒服的。我平常都不這麼穿。這一切只不過是爲了應付冬天寒冷的氣候。嘴巴所說已出現矛盾狀況:你不是喜歡冬天的嗎?那爲什麽又覺得不舒服?很多東西只是因為喜歡,在真正面對現實狀況,卻開始畏縮。

       去年的這時候,大家一起倒數著聖誕節、跨年的日子。迎接新的一年,彼此還默默地為自己標上幾個目標,把它都貼在牆上:考社會學研究所(臺大、政大、中山)、大學四年內為自己寫一本書並出版、書香獎、維持總平均八十分…… 原來,過去我對自己的期待是這麼大的,以為一切只要透過努力就可以達到。現實卻把每個目標、夢想像蝙蝠一樣倒掛著。你只能選擇一個——並沒有這麼大的力氣把全部緊抓著。

       於是,耿耿於懷,不斷地懷疑自己、毀滅自己。一旦信念動搖,我都把全部東西給毀掉,重建。不要讓自己有任何一個疑問,這樣才能堅定地走下去。回想初衷,看看那些曾經令你開心的東西是什麽。把它再置入在一個現實的框框底下,看它可以怎麼被實踐。回頭檢視:你能怎麼做?你可以怎麼做?你要怎麼做?你想怎麼做?

       這冬天,我毀滅了自己,也重建了自己。穿著寒衣,繼續上路。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