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讀者共鳴

課業纏身,這幾天根本無力從書列中抽取一本書,拿起翻閱。或許是疲憊、怠惰,每次有壓力的時候,總會讓自己有一段放空的時間。甚至,還會去找令大家詬病的綜藝節目來看。我說,臺灣綜藝節目可以如此蓬勃發展,不是沒有道理的。它根本無需耗費一點腦力去觀賞。跟著主持人節奏,嘻嘻哈哈,莫名其妙就會快樂!

        今天在上課前,在書櫃上拿取社會統計的課本。兩手空空,往桌上書列一看,拿起言叔夏的《白馬走過天亮》。曾翻閱作者的文字,這是一本需要耐力去閱讀的書籍。可能,我對作者有著相當大的敬意。不允許自己草率閱讀。於是,放下。拿起,《於是》。

        當初拿到這本散文集《於是》,只閱讀第一篇<藍雨>。我也不曉得自己在閱畢第一篇後,就停止閱讀。匆匆趕到教室,坐穩。趁著老師分發考卷,我開始翻找第二篇散文的頁數碼,繼續閱讀。第二篇是<棋子>;第三篇是<新棋子>。兩篇都是在寫作者和書法老師下棋的故事。敘述令人感動,只差沒讓自己落淚。

        我想起過去有恩於我的老師——高中班導師、初中歷史老師、高中歷史老師。若老師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那一點也不誇張。從小處在總是被拿來比較的環境,任憑怎麼努力,我就只能做到這樣。我已大喊「這是極限了!」,卻被埋沒在喧囂的斥責中。唯有這些老師會發現你的優缺點。

        隨後,我繼續翻閱第四、五篇。一陣陣感動如花香,撲鼻而來。鼻子酸酸的。距離家鄉、高中遙遠,卻透過作者的文字找到一種熟悉感。一個老師的名字,一個地方的名字,一個學校的名稱。歷歷在目。

        一個作者無需太文藝腔,樸實、簡單的文字也可以和讀者產生共鳴。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