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記‧趁著南方的風

趁著南方的風,我降落在西子灣,來到異鄉繼續深造。依山傍水的國立中山大學,彷彿是一個座世外桃源。文學院和藝術大樓坐落在山上;海科院則在靠近海;其他學院各有自己的歸宿。在一個祥和的環境下,大家都各司其命。教員、學生、職員,伴著日出日落的規律,辛勤勞動。夕陽作為這小地方的時刻表。我曾在每次的下課後,到海堤觀看夕陽。

        中山大學有三寶:獼猴、狗兒、金剛鸚鵡。學生們總戲稱學校是個動物園。不過,在學校設立之前,它還真的是一個動物園啊!這種與大自然一起生活的日子,與過往生活在馬來西亞,截然不同。少了代步的交通工具,心境更能和大自然契合。但是,我還是討厭需要處處提防獼猴的攻擊。人猴交戰,一直不斷地在上演。

        高雄這地方和家鄉檳城頗為相似。當地居民口操臺語;家鄉亦以福建話作為主要交談語言。身邊許多人皆為我聽得懂臺語感到訝異,為我能說出相似的語言感到興奮。臺語和福建話或許是源自同一個語系。可是,語言經過在地化的改變,已獨樹一格。不過,這一切並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交談,反而拉近彼此的關係。

        最令人讚歎是高雄人的熱情。公車、捷運上的禮讓、耐心地回答,對於一個異鄉人是多麼大的溫暖啊!我常常在不曉得該怎麼去一個地方的時候,請教遇見的路人。他們也很樂意提供指引。一個有愛的城市應當是這樣建立起來的。相較於家鄉,彼此之間多了一層隔閡,即使大家都是馬來西亞的子民。我也因此而染上高雄人的熱情。在每次下公車之後,不忘向司機大哥道謝。

        我們那一年的高中文商班共約二十人來臺唸書。大家一同乘搭飛機來到桃園機場,之後分佈在不同的大學唸書。從北部的淡水,到南部的高雄和屏東。趁著一些活動或者遊玩,我們還是會一起相聚。我覺得這些都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可是,再重逢的日子,又有多少呢?除此之外,在中山大學也遇見了來自不同馬來西亞區域的同學。北馬、中馬、南馬、東馬,大家總是在馬來西亞的框架底下,進行文化上的交流。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在過往對馬來西亞並不熟悉。

        一年悄悄地離去。這意味著自己在臺灣已經呆了一年。這間中,我並沒有返回家鄉。這曾是給自己的承諾,也達致了!在這一年裡頭,喜、怒、哀、樂不斷地上演。這些都是過往並不曾面對的難題。慶倖自己遇見了一班好朋友。在挫折中,大家互相扶持與安慰。大家都是異鄉人,更能體會彼此的焦慮。

        享受著南方的風,我接受著異鄉帶來的衝擊。隨著日子的過去,我學習到了更多。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高雄這個地方。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