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我是工讀生

前幾天,連同一位學長陪伴幾位法國籍教師到旗津一遊。我們是一同搭計程車從文學院到渡輪站。由於車上幾位老師問起我的背景,脫口而出「工讀生」這三個字,讓我得到驚訝的答案:「工讀生」在法國具有行為不良的意涵,以勞作的方式「贖罪」。文化異同,每個詞的意思亦是如此。

        相較於高中班上的同學,我大概是目前僅有來台之後,尚未回家的一位。寒暑假自己都在學校工讀。我想,這一些時間應該會成為畢業後的美好回憶。一個笨笨的工讀生,鬧出了不少糗事。把該房的鑰匙反鎖在裡頭,公文跑錯單位……啊!我忘了剛才學姐交代什麼了。誒~影印機好像怪怪的。

        工讀是衡量自己極限的開始。一開始,我被僑生事務組外派到其他的單位。工作內容和所說不符,在該地成為一個清潔阿桑。孰不知,小弟是最討厭打掃工作。剛開始,我是憤怒的。大家受僱於同一個單位,即使薪資相同,為何我工作內容個卻不如此輕鬆?從這個地方,我化解了身上的戾氣。

        曾經自己呆在停車場上,承受着高雄艷陽向各位租借者收費。西子灣美名被昂貴的停車費站玷污。剛開始,不曉得自己為何莫名要承受每輛車子司機的謾罵。下班之後,情緒就這樣被撥動。就這樣開始想辦法化解這樣的窘境,不然朋友會漸行漸遠。被曬黑的肌膚失去了光滑、多了暗淡,我確實發現了更多自己的缺失。同時,我開始學習怎麼面對各種不同的突發狀況。

        笨笨的工讀生,有不少的機遇。「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我很喜歡這句話。這也是彭明輝教授的著作。或許,透過每次笨笨的經驗累積,隨後我也可以變成超級工讀生也說不定。但是,首先不要因為不符合自己的期待而開始怨天尤人。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