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標點符號

曾經擔任審稿、校對的工作。在出版一份刊物的過程中,撰寫者與美術編輯是主動的。他們可以對於文字以自己的想法呈現出寫法、排版。相對的,審稿、校對這種被動的工作,這無疑是件苦差事。更貼近學生的“審稿人”,那應該就是批改作文的老師。工作內容類似,老師們卻是更苦。

        批改作文,老師應該是又喜又泣。喜,從文字中閱讀學生的心境,有深沉憂鬱、天馬行空;泣,毫無章法的文字,看不懂、閱不明。老師們總愛說一句:批改你們的作文,還不如我自己下筆寫一篇來得更省時、省力。喜泣交加,不知道老師真正內心會是什麼樣的滋味?

        過去幫老師審稿的時候,我非常在意標點符號的使用。閱讀稿件,最害怕“逗號文章”。一個段落只有一個句號。天啊!是不是現在的學生都喜歡一手攬括很多東西呢?我們似乎急於一次過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完畢。慢慢來,比較快。同學,善用句號劃分想要表達的東西嘛!

        過去,我並非清楚感歎號的用意。老師要求我們每週寫一篇周記。少年氣盛?同學問:你怎麼這麼愛用感歎號。我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只告訴他說,不喜歡用句號,就用感歎號啊!另外,也有同學警告我不要再使用感歎號,不然不再和你聊天。那時候,我們常在社群網站聊天。

        大量閱讀,我才發現很多作者除了透過文字的使用,標點符號是另類抽象的語氣表達。最簡單的方式——閱讀你最熟悉朋友的文字,你可以發現對方標點符號的使用和說話的停頓是一樣的。當然,常常也有文字與說話不盡相同的例外。然而,處於可以匿名的網絡世界,標點符號的使用必須更為小心。稍有不甚,就會被人家冠上莫須有的罪名。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