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陌生溫暖

「我看了你的文字,不能説好不好,或者喜不喜歡,不過我感覺你的努力與堅持。我不是要寫信來告訴你,你一定要堅持下去。而是,請好好享受你的努力吧。」

        被朋友告知,自己有份信件待取。我原以為是哪位筆友給予我的回复。殊不知,他是一位新的筆友。其實,我不知道這封信是否合適收藏在“筆友”欄目的資料夾。對方並未在信中陳述欲與自己成為筆友。然而,這固然不是重點。對我而言,這是莫大溫暖的一份禮物。尤其,自己目前身處於一個需要鼓勵、推力的狀態。

        我不是時間魔術師。對於時間的流逝,自己有點措手不及。瞬間,大一生活就在下星期後結束。同時,大四學長姐也就畢業。我相信大家心裡必然有個疑問:「啊?我的大一就這樣結束了?」。

        大學終究是讓我遠離家裡的最直接因素。這一路上的跌跌撞撞,哭過、笑過、瘋過、罵過等等,無不把我推向更極致。那是兩個極端的極致。曾有人與我說過,不要對大學有太多的期待。自己在開始接受不了現實與期待的落差,有過放棄的念頭,有時也催眠自己走下去。

        「你好。我是XX。不用回憶我是你哪個朋友或同學,我們並不相識」,你我不曾相識。一個陌生人對我說,看見我的努力。尤其,走在一個人孤獨的路上,感覺全世界都在譏諷、嘲笑自己。我終究存在於一座失落沙洲。

安藤忠雄:「孤獨,也要讓夢想開花」,赤腳走在沙漠上,鮮豔花朵本不易看見。氣候、環境等地理條件,花朵顯得稀少、可貴。這一封信是我走在沙漠上的花朵,哪怕是陌生人寫給我的。我會在夢想的道路上,為自己灌溉一朵朵的花朵,鋪一條花毯,迎接自己成功的那一天。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