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憶人

大家在呼喊「新年快樂」的那一刻,二〇一二年隨著煙火,燃盡。我看著清道夫,拿起了掃帚把支離破碎的殘骸封裝進黑袋子,一包一包,帶走。此起彼落的呼喊,而我呢,依然掛著寢室裡頭的塵埃。你痛恨胖子在走前,只留下塵埃。氣憤,無奈。他還是走了。因為你還留在這個地方,拿起掃帚,你整理起來。心中,依然不停地咒駡這胖子。

        其實,你懂自己怎麼再用力抹掉塵埃,筆留在桌上的痕跡、東西的刮痕,深深植入這桌身。你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麽——不讓塵埃覆蓋,疊成一道墻,隔閡對彼此的感情。只是,不習慣道別,不習慣矯揉造作。你總愛掛起面具,拭著淚水,揮手說再見。此時此刻的寂靜,只剩下打掃而碰撞的聲音。心,坦然。

        塵埃,浸濕在水桶中,囤積在畚鬥。一桶桶,倒入馬桶;一鬥鬥,倒入垃圾桶。我似拾憶人在這距離之間遊走,顯得小心翼翼。清道夫呢,又帶走了多少人的記憶?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