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今天起得有點早。平時,早晨的日光被烏雲遮擋。打開窗戶看,枝葉在擺蕩。天氣,比昨日的寒冷添加了一點刺骨。等下要到戶外上體育課,在考慮要不要身穿還未在高雄穿過的寒衣。被馬來西亞的陽光溫暖了許久,犯賤而想在冷風天多享受一絲的爽快,也或許這是一種渴望已久且被實現的快活。面對自然界,人類顯得渺小。我們爲了自身的慾望,與自然界做了持久性的抗衡,地球暖化便是自然界對於人類的一種宣戰。還是決定穿上外套,避免自己生病。

        讓自己沉浸在閱讀的狀態,瞬間,上課的時間到了。室友還未睡醒,可能還在夢境里互相的激戰。昨夜的激戰,似乎很激烈。一旁的叫囂,不停地呼喊,干!我不解地在床上翻來複去,直到周公帶我入境。一颼颼的冷風從窗戶突進,打消了沖凉的念頭。手拿牙膏和牙刷,到公用廁所洗把臉。冷風加快了平常洗刷的速度,不小心,血絲隨著牙膏一口吐出,有點噁。扭開水喉,沖掉噁爛的畫面。濺濕了臉龐,眯眯眼變得像穿戴瞳孔放大片的眼睛。眼屎揮之不去,倦意不減。努力打起精神,準備上課。

        冷風隨著門的打開,掠過身旁。門外有許多人穿上了厚寒衣、長褲,還有人戴上了口罩。眼望向四方,自己感覺是個異類。身穿白色短棉褲、紅色襯衫,且捲起了外套的袖子。頭隨著每一步伐的跨出,越走越低。目光忽然聚集在我身上,不知是紅白搭配得好,還是短褲搭短袖的涼爽。只知,這一身的打扮被他人標籤了“奇怪”二字。步伐越來越急,避開這看似短途又長程的道路。我,奇怪嗎?

        行速越來越快與冷風親昵著。慢慢地把袖子放下,隔絕它的撫摸。但是,那股感覺還是會讓自己站立難安。看著手上的汗毛,紛紛都豎立起來。放慢腳步,希望可以走得暖和點。路上看見了叔叔阿姨在那早晨,應該讓自己更有活力些。那幅場景框成了一幅圖,眼睛的快門按下,構成了一幅令人心曠神怡的照片。微笑就這樣掛起來。只是,冷風不停地侵襲,笑容顯得有點僵硬。街邊的樹木,繼續搖盪。風襲,樹木擋著。暖。

         就這樣走到分岔路口。不知道該怎麼抉擇。猶記得上一堂課老師說,這天是上排球課,應當走到室外體育場。可是心裡的不踏實,止步於此。走了一條阻力最小的捷徑,去看看其他人是否也在體育館等候。巧見了一起上體育課的女生。模糊地知道對方是誰,未曾打過招呼。追隨著她們的步伐,或許我就知道該怎麼走。原來,那不踏實是多餘的。

         這似乎不是第一次。我常常走到窘境。面對陌生的兩個路口,沒有路牌、沒有標示。第六感往往只是一個閃過的念頭,不會作為選擇的依據。這不是我一個熟悉的地方,不敢在此作慣性的判斷。雖然一直在告訴自己要入鄉隨俗。

        走到了排球場,看見了熟悉的陌生人。我們不知道對方彼此的名字,還是會互相打屁問候。天空下起了綿綿細雨,場上還是有幾個人等候。大家都在期望這雨只是一個開幕,可惜它是一場意外。大家繼續垂著頭,拖著沉重的腳步,返回平時上課的體育館。不知道該開心還是傷心,但是總算不需再被雨滴拍打。在屋簷下,看著雨滴搭著蹺蹺板滑落。只想說,不喜歡你們。雨也沒有馬來西亞的溫和。

        手拿排球。有種久違的感覺。高中時期,並沒有一個特愛的球類。排球算是比較擅長的而已。其實很爛!那是一種愉悅。不停地往地上猛拍,歡樂隨著次數,增加。老師用排球帶暖身操,像似在和排球培養感情。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可惜此起彼落的球著地聲,把我拍醒,把我從那感覺帶回來。總會把感覺停留在家鄉,畢竟那是我熟悉的地方。繼續按著老師的要領,和同學進行暖身,然後準備上課。

        老師說明測驗的進行方式,教導怎麼發球。怎麼都覺得網線,有點高。不知道那是因為挫敗感,還是那不再是自己熟悉的網。不知。有點氣餒,幾乎都發不過。當然,自己心裡知道用安全發球的方式,最簡單的技巧加上準確力道,一定可以過網得分。就是不明白為何自己就不願這麼做。或許,這是種對自己文化的固執。每次都在介意自己被冠上馬來西亞人的稱呼,感覺與這個地方格格不入。我始終不知道自己是在被這個地方同化,還是背負著馬來西亞的龜殼。

        更換其他組別練習。一個人抓起球來,向牆壁猛拍打。用著自己熟悉的手勢,把牆壁的最高點作為發球的目標。一聲、兩聲、三聲… 聲響不停地發出,大家再次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這次沒再去理會,只想不斷發球,在這地方找回熟悉的感覺。明白這地方無法瞬間虛擬化成我的故鄉。我只是再讓自己沉靜在一個人的自我空間。把心中的焦慮,一次又一次地拍在牆上,化為烏有。

        體育課最後的三十分鐘,老師臨時湊合兩隊,進行比賽。自己主動加入賽事,和一群不熟悉的同學比賽。沒有默契、沒有談話,一個人在場上看著其他人在激戰。而球在飛過來的那瞬間,我只是把球再彈回去。即使知道身旁有朋友,總是感覺自己是一個人孤身作戰。發球頻頻失手,目光再次落在身上。微微地說聲對不起,致歉。此時此刻,渴望熟悉的那一角,被罪惡給填滿。哨子聲響起,裁判在宣佈勝利的一方,心才平靜了下來。

        人漸漸散去。自己因為在名單的最後,只能等待老師一個個的點名。這像似在宣告我是異鄉人。原本就不屬於這個地方。我像似一個可有可無的人,被居在後頭。一個人來,一個人回。脫下外套,緩緩地走回宿舍。用身體感受這地方沒有的溫暖,我想像自己在馬來西亞。冷風,也不過是一個過眼雲煙。骨子裡,還留著濃濃的陽光血。

        路上經過餐廳,打算外帶乾意面回宿舍吃。老闆娘說,還未開檔,叫我去買早餐吃。心想,馬來西亞的早餐也就是吃麵或是油條。這老闆娘的建議,是否也太奇特了點?“哦。那沒關係。謝謝!”於是,走回宿舍。

        過後,把手中的書拿來看 ——《異鄉人》。

        「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麽審判我的靈魂?」

        看見書上的這一句話,笑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