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工作真辛苦

畢業後,大家早已各飛東西。有時候,只能假借拿文憑或詢問升學的理由,才能回學校相聚。因為,我們再也沒有回去的理由。

        普遍上,我們這群剛畢業的青年,多數會選擇在住家附近打工,賺點錢補貼升學費用。當然,有者也在家幫忙父母親或搖二郎腿。至於我呢,屬於前者的一份子。

        我的打工之旅乃是條坎坷的道路。不過,卻因為這條路的崎嶇,我成長了不少。當初選擇的第一份工作是記者。這是一份期待已久的工作。憑著自己當過三年學生記者的經驗,隻身到檳島光明總社面試。結果,被錄取了。同時,我也辭掉了。只因為,我對記者面對的種種挑戰感到畏懼。

        隨後,緊跟著朋友的步伐,成為了幼教中心的助理老師。從這份工作中,我找到了自己的興趣,也希望以後能從事教育。無奈的,一時的不滿,衝動地辭掉工作。過後,又因為自己體力有限,再次把那每天需要搬貨的工作辭掉。這份工作,我只做了三天。

        這期間,各方關心我的老師、家人、朋友開始對我噓寒問暖。開始懷疑自己的每個決定是否錯誤。甚至,埋怨對方以性別差異、成績不卓越為由,而不聘請自己。各方的勸說、自己的檢討與反思,讓我更明白了自己的心態。

        一路上的跌跌撞撞,身心疲憊,更曾一度跌入深淵,看不見希望之光。老媽常在家念我說,比起哥哥,我有多好命什麼的。從剛開始的堅決否認,到最後的不得不承認。我才知道,走不出這個家,我永遠長不大。

        下午,朋友在面子書上看見我上線,便問我說「你沒有上班嗎?」。我在想對方的心裡應該不會又以為我辭掉工作了吧?當然,那也只是我的揣測。如果對方有這樣的想法,我想也不奇怪。

        或許,我在學校的這六年裡,一直都走得很順。只要乖乖,不犯法,我就是個好學生。到了社會,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這麼的軟弱。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