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責任

從小,我對記者這份行業充滿了憧憬。為了讓自己比他人早接觸,自己向老師自薦,加入學記社,繼而也成了星洲日報的學生記者。慢慢地,自己更是立志要成為記者。

 在初中時候,自己也曾是追星族,也期盼自己能有機會和明星零距離交流。所以,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記者這份工作。隨著年齡增長,自己更希望成為記者,為社會民眾剖析真相、真實報導。

 剛剛,在988 DJ 彪民的個人主頁上,看到他為了報紙的新聞拋出疑問。“我總在想,為了多賣幾份報章,而罔顧對他人的傷害,到底是建立在哪一個媒體原則基礎上?”看了這個疑問,當下無不為記者和讀者感到傷心。

 我一直認為,記者是一份偉大職業。每天為讀者撰寫各方新聞,讓讀者即使不出門也能知天下事。而且,沒有規律的工作時間,在任何時候,都需要隻身去採訪、報導。對于他們艱辛的工作,我心存感激。

 然而,如果記者違背了自身的職業操守,那是令人感到悲憤。華文報、華文教育與華團向來被視為華社的三大資產。記者如果違背自身的職業操守,不僅是挫傷華社的文化與思想活力,還誤導了讀者。

 為人民服務,本是記者應盡的責任。然而,為了報紙的銷量,記者選擇違背操守、成為政黨的傳聲筒,那意義何在?對于讀者來說,報紙還能成為精神糧食嗎?曾經,不經意在記者的博文,敘述到自己的同行淪為政黨的走狗。當時,心中激動不已。

 不管是記者還是其他職業,我們都應當盡自己的責任。工作期間,我也在告訴自己要盡責地去當個幼兒園助教。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