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三十年才築成一首瘦詩

二〇〇五年,吳龍川以《找死拳法》榮獲第一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小說百萬大賞首獎。而在成為武俠小說創作者以前,他對於文學的「美」是繫於現代詩當中。在一次與黃錦樹的對談中,他曾說無論是武俠小說或者是詩,「除了情節的推敲比較實際外,寫詩與寫武俠的想像意境相似」。而這一趟百里的詩路之旅,他也悄悄走了三十年。

《彷彿,一群字體在遺書裡活著》是吳龍川作詩三十年以來的第一本詩集。可惜,詩集並未全收詩人從過去到現在的詩作,僅收錄作者篩選過的作品,並以不同時期、不同長短篇把詩作分為四卷,共有五十五首詩。不算多。詩路百里,還是年輕詩人的他,對於「詩究竟是什麼?」存疑。詩集的後記中,他提及要先「懂」詩以前必須先「感受」,而也在他詩作中實踐:「詩首先訴諸意象和感覺。所以與其要求說懂不懂,不如說有沒有感覺,才不會設立閱讀障礙」。

如此的詩觀,我們可以從他的三首詩作〈所以我們要築成一首詩〉、〈彷彿,一群字體在遺書裡活著〉、〈瘦詩〉感受。第一首詩〈所以我們要築成一首詩〉的第二段,詩人把石子喻為詩體要求最嚴密、架構完美,才能抵抗湍流的侵蝕與衝力,並且「帶著驚嘆的泡沫 / 輾轉流去」。接續的,第三段詩人認為如此才能「屹立於時間洪流」作為「是存在的唯一見證」。這是一首意象非常鮮明的詩作,而放在詩集第一首詩,非常有宣示的意義。

〈彷彿,一群字體在遺書裡活著〉卻延續上面的詩觀變成一種叩問,讀者如何才能「懂」詩:「如何 / 依一封遺書,詳繪無誤 / 一幅地勢分佈圖?無須理會 / 日月鍵結迵異的心靈不同的 / 解讀;不管它們一再變化轉移 / 高低大小景色位置如 / 組合後文字意涵擴大引申 / 相互滲透乃至弔詭顛覆?」。十幾年過去了,第三首〈瘦詩〉則是他講身體比作詩體。瘦的緊實讓一切得以存在,反而「因此凸顯了曩昔冗贅雜質的 / 附麗」。詩的美,應該是有所節制。詩人所抱持的人生觀亦是。

詩人後來化身俠客悠遊於江湖中,或許把美藉由想像途徑,展開不同的江湖世界。晚近的吳龍川詩寫得節制,甚少長詩而多短詩,集中在卷四「這是一盤詩的散沙」。瘦如柴骨的〈早餐〉、〈陰影〉只有兩行,〈母逝,1993〉留下大片的空白,一如母親留給他的遺物:「這孤獨的世界」。偶有幾首長詩如〈雷〉、〈春色〉、〈古道〉,詩的尾韻總留下對未來的寄望。

彷彿,三十年才築成一首瘦詩。那是,「我親撫它希望的熱 / 與絕望的冷 / 而因此不可抑制的 / 哀涼湧出……滴落——」所成就的一首瘦詩。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