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山腳作為一個文學空間

去年是大山腳日新獨中百年校慶,配合校慶舉辦了一場名為「大山腳文學」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不僅邀請了多位著名且著力於馬華文學研究的學者,許多作家也一同前來共襄盛舉。會後出版的論文集,學者們大致上形構出一個「大山腳文學」的面貌。或許,未來可以期待「大山腳文學」成為馬華文學中的一個重要學術議題。

在研討會舉辦以前,研討會的工委會早已出版一本大山腳作家文學作品選集《母音階》。可惜的是,這本選集的主編以作者出生地作為入選標準,排除了不少作家、作品。當然,選集往往都有漏選的問題存在,這是難免的。不過,這卻也是成為論文集核心問題:什麼是「大山腳文學」?我們應該怎麼理解「大山腳文學」?「大山腳文學」與馬華文學之間是個怎麼樣的論題?

當大山腳作為一個文學空間,實際上它已並非是一種地理疆界。魏月萍教授將其解釋為是一個「人際活動所創造的結果」,並且它是藉由(不管是時間或者空間的)共感所達致的一種認同,包括了個人、民族、國家等不同的認同。在時間的共感層面,我們可以看到李有成教授對於一九六〇年代蕭艾、憂草與北籃羚的大山腳詩,怎麼呼應個人與家國、國家之間的所想像的理想世界。在空間的共感層面,林春美教授的論文分析中則是認為,這些所謂的出生在大山腳小說家,他們說的是其實一九七〇年代的馬來西亞敘事,並非僅是大山腳敘事。如此,也從就構成了馬華文學六〇、七〇年代的部分重要面向。

不管是大山腳文學抑或是馬華文學,這本論文集都具有相當的開拓性。林建國教授的〈大山腳學起手式〉為論文集寫下相當雄辯的導言(雖然並未放在論文集的首篇),而且個別作家如憂草、陳政欣、方路的專論,也相當地刻畫了不同時期(甚至時空)的大山腳書寫。只是,論文集仍欠缺的是一個大山腳地方與文學介紹的輪廓描繪,包括大山腳的歷史、哪些作家、作品、文學社團等,實屬可惜。否則,缺乏基本認識的讀者,其實是更難以理解學者們的論述。或許,這有待更多的學術資源和人力投入方能完成「大山腳學」的建制。

作為日新獨中的校友,欣見母校大力推動基礎的文學建設,不僅是研討會,近年來學校也陸續在舉辦文學營、文學獎。於此,也期待學校作為大山腳的重要教育機構,能夠持續發展「大山腳學」並且培育新一代的文藝幼苗。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