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種
即將失而復得的渴望。Maggi goreng、Telur mata、
煎餅、炸雞、足球與蟑螂。漸漸在生命中組成的架構
竟已於高空崩解。落下的碎片拼湊
難道破餅重圓的幻想?這是何曾有過的虛無感
我彷佛路中的街燈已被孤立成分割的左右為難
整個十一月
為何不能模仿過去的十一個月,成為
麵條可以擁有的長度,成為
可以擁有麵條的長度。
 
那些關於生命與未來的遐想即可炸裂開來。對於過去
只能視為一種屬於我們屬於嘛嘛克的鏈接——可以下載
並與之多少個屬於假日的時光。他媽的又是時光。
沒有什麼可以修補與延長。我們不在這裡初遇
我們再在這裡相遇
拉茶予我怎能再是最廉價的飲料?一拉
就是長形的光束。我們會不會被拉回同一個玻璃杯
再衍生泡沫?
 
始終擁有泡沫。
 
十二月。漸漸地離世界更近。得到的會是什麼?
我即將墜入思考史裡不可越獄的魔咒
一紙學士文憑與嘛嘛克的若即若離再到
徹底分離。我得到的會是什麼?
聽說氣溫會一直下降。隨時十位數會離開個位數
翻炒的美機麵會離開鍋
這是否只是一個週期?
 
面對冬天,我依舊夏天般騎著腳車
在沒有雪的公路徘徊,尋找擁有嘛嘛克的夜晚
尋覓人潮,以及那些組成生命的身影
沒想到我竟已一點一點的撕開星空
這是大家都下了班的夜晚,不會再是
下了課的月光
 
至於一月,我把思念的月光堆積,換來了熟悉的日光
回到嘛嘛克與拉茶與泡沫,彷彿回到階段式的起源
Wifi還在,只是密碼換了。
 
× 2016年第一屆海鷗青年文學獎新詩組首獎 × 
 
--
 
◎作者簡介
 
鄭羽倫,1993年生,畢業於居鑾中華中學,現於拉曼大學就讀生物科技系三年級。喜歡寫詩,越短越喜歡。更崇尚文學給予的自由。作品散見於《馬華文學》與《星洲日報•文藝春秋》。曾獲花踪文學獎(新秀組)、海鷗青年文學獎、台灣X19全球華文詩獎、宗教文學獎,馬來西亞花踪文學獎、大專文學獎、理大文學獎、遊川短詩獎、南大微型小說獎等等,即將出版個人詩集《如果時間尚未磨損》。
 
--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攝影來源:Wikimedia | Teh_tarik_2.jpg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如果你對阿牛所唱的「mamak檔」不陌生的話,詩題的「嘛嘛克」即是mamak的音譯,原是指淡米爾裔穆斯林,後來指稱他們所經營的飲食檔,多為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營業。對於馬來西亞的大學生來說,它無疑是半夜飢餓的好去處、喝茶聊天的好地方。詩所寫的時空是十一月至隔年一月於異鄉台南想念家鄉的「嘛嘛克」。
 
(來聽歌 https://youtu.be/BKi9pnLAm20 )
 
從詩中開展出來的是那些大學時光,尤其是那些在「嘛嘛克」的夜晚。「拉茶」是嘛嘛克最具象徵的元素,詩人以「拉茶」拉出過去的時光:「拉走的正是時光而/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這樣的「錯落」蔓延開來的是一種渴望:「Maggi goreng、Telur mata、/煎餅、炸雞、足球與蟑螂。」
 
(幹,蟑螂不能吃啦!想它是要幹嘛?)
 
詩人這一連串「關於生命與未來的遐想」是以嘛嘛克作為開始,也是嘛嘛克作為結束:始終擁有泡沫,拉茶和時光亦是。會破、幻滅。「十二月。漸漸地離世界更近。」或許,更近的是會離開鍋的美機麵——即將畢業的時刻,老闆們又愛又恨的新鮮「肝」炒。於是追尋、尋覓,那些嘛嘛克的夜晚,卻「是大家都下了班的夜晚,不會再是/下了課的月光」。結束了,那些大學時候的嘛嘛克。
 
(哎呀,詩人最喜歡「追」和「找」。)
 
「Wifi還在,只是密碼換了。」,嘛嘛克亦是,「畢業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