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我讀新詩:樹 ◎拉金


樹正在長葉子
彷彿在告訴我們什麼;
新芽鬆弛,伸展,
它們的綠是一種悲哀。
 
是不是它們新生
而我們老去?不,它們也會死。
它們年年變新的詭計
寫在一環環的穀粒中。
 
然而這些不安的城堡仍然在每年
五月飽滿厚實地打穀。
去年已死,它們似乎在說,
重新,重新,重新開始吧。
 
--
 
◎作者簡介
 
𤪦菲立浦.拉金(Philip Larkin,1922-1985)生於英國中部的科芬特里(Coventry),牛津大學聖約翰學院畢業,寫過兩本小說──《吉爾》(Jill,1946)與《冬日女郎》(A Girl in Winter,1947),一九六一年至一九七一年期間曾經為倫敦《每日電訊報》撰寫爵士樂專欄,以圖書館管理員工作終其一生。出版的詩集有《北船》(The North Ship,1945),《被騙得比較少的》(The Less Deceived,1955),《聖靈降臨節的婚禮》(The Whitsun Weddings,1964)以及《高窗》(High Windows,1974),是二次大戰後最重要的英國詩人之一。
  
--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攝影來源:Pixabay|francok35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我們看著綠嫩的葉子而歡愉,詩人卻說是一種悲哀。畢竟,葉子隨著氣候轉變而乾枯、掉落,或者再生、茂盛,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同時也意味著:我們一起老去。它會一再重生。可是,我們卻不能,不能『年年變新』。即便如此,我們的日子還是一直這樣過下去。我們都如此。

植物的再生,彷彿隱喻著我們人生的無法重來。五月是農作收割的季節,它像是告訴我們:『重新,重新,重新開始吧。』

我們知道,我們不能。這感覺就像是工作忙碌了一整年,領了年終花紅,但這些錢終不會是我們的。它會變成了一個個紅包,一點、一點的給出去。然後,日子又告訴你:新的一年又來咯!讓我們『重新,重新,重新開始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