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社會學教會我的事

畢業在即,想寫一些文字回顧自己的學習歷程。或許,正徘徊於「就業」與「升學」之間、「文學」與「社會學」之間的我,可以從中找到些什麼。不一定會有什麼實在的東西,但可能是學習社會學過程中,所練就自己的某些特質或能力。另外,自己一直想要回應「社會學在學什麼?有什麼用?」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錯誤的問題。

       知道「學什麼」、「有什麼用」,如果僅是要滿足於某人的好奇,我想大概也不必回答。倘若想要某個學門,這問題也就大錯特錯。中國文學系,可不是四書、五經而已;企業管理學系,可不是一套管理技巧而已。社會學系,當然也是如此。好奇心是假的,我們只是要彌補自己某段空白,越簡單越好。

       不如,我們這麼問:「社會學讓你學到了什麼?」。

        這不就更為實在嗎?而且,有趣多了。

        不曉得,在踏入社會學學門前,你是否還記得過這樣的情景呢?

        「社會學?那是幹嘛的?以後可以做些什麼工?」

        凡社會學系學生,大致上都會面臨這樣的狀況。這既是現實生活中的危機感。我們比起其他學門的人,更早面對這血淋淋的事實。跳進「社會學」的坑,有些人開始質疑社會學,同時也在質疑自己:「唸了社會學,我以後到底可以幹嘛?」。有些人選擇轉系,有些人因茫然(或沒特別強烈感受)而繼續唸下去。當然,抱著一股熱誠來唸社會學的人,我深感佩服。不論如何,我們都在過程中學到了「質疑」這件事,不管是對社會或者是對自己。事實上,從來沒有人會告訴你,你的未來會如何?也正巧,社會學並沒有提供你一條「正規」的路。你只能走自己的路。

        當你學會「質疑」,你才會開始「問問題」、「找答案」。

        「質疑」會讓你有不同的疑慮:「就這樣?」、「怎麼可能?」、「為什麼?」。面對各種不同的問號和疑問,它會開始促使你盡可能搜索不同資訊、進行篩選,經由你的閱讀與分析,找到一個較為符合邏輯、事實的答案。這樣的一個「問與找」的過程,即是在找出一個簡單陳述的脈絡。不管是網路世界或者現實社會中,我們鮮少去質疑、懷疑。這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是,資訊越來越複雜、龐大的社會中,我們不可能再全盤接受所有的資訊。消化不良,而且還有可能給誤導。在學習社會學的過程中,我會一直不斷地去想:事情為何會是這樣子?還是這只是單一的說法?如果這麼簡單,為何卻辦不到?如果由我來做,會怎麼做?

        社會是殘酷的,但我們卻總是在飛蛾撲火,只要有改變的可能。

        思考一個問題或議題的時候,我們會發現涉及各種不同的人、事、物。或許,從中會感覺現實的無力——不僅是發現自己非常渺小、一無是處,卻總會抱持為了某個抽象的東西(正義、公正、和平)而努力,哪怕一個人的力量很小。我總不明白,為何有些人以「暴民」自居,有些人以『魯蛇』自居。或許,這是一種自我調侃。無論如何,這些人的努力是如此的溫柔而堅定。

        面對困境,總要想辦法解決。但是,面對未知的學門或領域,我們還是會一併跨過去學習。在提倡『跨學科』的大學教育中,社會學本身彷彿就有這樣的特質存在。學習社會學的人,常常不會滿足於自己領域僅有的知識,而且面臨不一樣的課題,會不斷地重複啟動『再學習』的能力。徜徉於知識海中,只能謙虛地游泳,而非於海洋中憋氣生存。

        這些是社會學教會我的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