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我讀新詩:茨廠街 ◎方路

 
一些過時的窗 堅持站在那裡
把時間也站成自己的庭院
 
仔細凝視
四周還掉下許多回音
撿起來是燙燙的往事
 
窗口堅持站在那兒
打開兩扇門 開向一尊黑色的田野
一座完整的深淵
 
有時裡面擠出一些光影
黑暗中老人在擦亮火柴
擦亮歲月的臉廓 點上生鏽的煙味
 
街上的喧嘩 不久就交給閤眼的窗
安撫。
 

--
     
◎作者簡介
   
方路
 
原名李成友,1964年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大山腳,日新獨中畢業,台灣屏東技術學院畢業。曾獲時報文學獎、花蹤文學獎、海鷗文學獎、潮青文學獎、優秀青年作家獎。
 
散文作品收入台灣《馬華散文史讀本》、九歌《九十七年散文選》。著有詩集《傷心的隱喻》、《電話亭》、散文集《單向道》、《Ole cafe夜晚》及微型小說集《輓歌》。現任高級記者。
  
--
     
美術設計:
攝影來源: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茨廠街是馬來西亞一個有名的觀光景點,位於首都吉隆坡的一條唐人街。顧名思義,這是一個以馬來西亞華人為中心的繁華勝地,但也只是佔多數。圍繞著這個地方生活的人,當然還包括其他友族同胞,也促使馬來西亞的各個景點,裡頭涵蓋的是多元的生活與文化。
 
詩人以『茨廠街』為詩題,挑選的是深具濃厚華人文化的街,藉以隱喻地書寫馬來西亞華人的處境——『街上的喧嘩 不久就交給閤眼的窗 / 安撫。』—— 當老人、歲月的痕跡、生鏽的煙味,一一流失,『喧嘩』剩下的會是什麼?
 
詩人沒回答。但,還有回音、往事還是燙的,只是還能保存多久呢?
 
旅遊產業興盛後,世界各國,尤其第三世界的國家,靠著歷史與文化的痕跡,為國家找出另一條經濟出路。不過,靠著旅遊經濟維持、保留的茨廠街,它最終淪為什麼樣的街呢?
 
『堅持站在那裡/把時間也站成自己的庭院』

把回音捕抓、持續加溫往事,『喧嘩』會是一種熱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