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我讀新詩:缺席即永在 ◎康蘇埃拉

 
你不在這個黃昏,不在
與鴿群有關的顫音之間,替我熄滅
雪,熄滅一場死雪紛飛的叫喊
你也不在宇宙心裡,緊握這束漸紅的時辰
敲著同樣漸紅的我,因赤裸
而未能敲響的大門
你不在那扇門外,不在它已到達的
一切暗穴,也不在我的半空
那些比意義更野蠻的焰火之中
你不在這簇詞語,迸裂
閃著光亮的末節,也不在它們體內
黑與黑的間歇
你不在此時,此刻,只在你——
因被我稱之為罌粟而灼傷的唇上
在唇的創痛所能觸及,一整片
對其他事物廣闊的摧毀裡

 
--
     
◎作者簡介
   
康蘇埃拉,女,現已退出人類,隱居於遙遠的母星。曾不幸在地球文明疆域中獲未名詩歌獎、重唱詩歌獎、全球華語大學生短詩大賽一等獎,詩作刊於《詩歌月刊》、《詩林》。兼事翻譯,任2014年上海國際文學周、2015年香港國際詩歌節譯者。譯有E.M.福斯特小說《大機器停止》,編輯出版普拉斯詩集《愛麗爾》、菲茨傑拉德散文集《崩潰》等。
  
詩人網頁:http://www.zgshige.com/sr/638609.shtml
 
--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攝影來源:旅臺小子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如何在你不在的時候,感受你的存在?一個撞擊、一個吻。
 
這是一首關於思念的詩。思念那一個人曾經在我唇上滯留傷痛——像是罌粟蔓延開來——『對其他事物廣闊的摧毀裡』。在『你』摧毀了我的世界之後,即使『你不在此時,此刻』,那一個傷痛留下的溫度,還在嘴邊舔嘗着。
 
存在,不因『你』的離開而深刻感受。觸摸著唇,『我』一直都感受到它的溫度,漸漸流失——像你離開的那樣,自然而然。但是,我卻又來到了這個黃昏,望著鴿群、觸碰著雪,心裡泛起的漣漪,早已消滅——不在宇宙心裡、不在門外、不在暗穴裡、不在我的半空裡、不在這簇詞語...
 
每個『不在』都提醒了『你』的存在。
 
『你要如何還原我』—— 鄭婉融

那天,等『我』可以把『你』併入自己的世界體系,作為歷史的一部分,重建自己。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