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我讀新詩:紅花開了 ◎張晏銘

 
紅花開了 ◎張晏銘
 
紅花,
曾開在手臂上的
不是甚麼牡丹或杜鵑
不同於那過分的世俗
就算謝了
也還有留有花根
逕自在血液裡。
 
--
 
◎作者簡介
 
張晏銘,22歲,東海社會工作系。東海大學同伴社社長。
 
--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攝影來源:旅臺小子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開在手臂上的『紅花』,從來不會是我們在花圃所欣賞的牡丹或杜鵑;或者,它只是單純的朵紅花。它開在手臂上,只能是屬於那隻手臂的,而且根植於土壤下的血管。『就算謝了』,它的根還會從血液中重生,再開出一朵紅花。
 
儒家說,我們的肉身源自於父母,不得輕易傷害,這是行孝的開始。所以,社會並不希望自殺事件一再發生,也常會流傳口號式的一句話:自殺不能解決事情啊!是啊,沒法解決。不過,小編常在思考:如果可以選擇,為何那些人會去選擇自殺呢?這或許更值得大家省思。
 
紅花開了,任憑多少的淚水,也洗不盡這朵朵的傷害、疼痛。
 
如果我們不能讓自己輕易受傷,但是政府卻用粗糙、暴力的方式,逼迫我們就範——出動水炮車驅散人民、丟擲催淚彈,這是否也讓我們背上不肖之名?或許,這個世界早已顛倒,政府其實是要告訴你:政府是你的再生父母。你站在街頭,就是不聽話,你就是不『孝』,我得好好教訓你。這既是社會學常討論的『身體政治』。
 
紅花開了,不是不肖,只是我們彼此需要好好溝通。
 
或許,紅花是彼此達不到共識的結果;或者,它是抵抗的一種結果。不管如何,它所留下來的根會一直蔓延在這個國度,再次開花、結果。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