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我讀新詩:金錶 ◎張瑋栩

 

彷彿有尊嚴
聽說想換戴另一隻
紅色無時間刻度石英錶
以追趕最新塑料潮流
便把自己藏起來
直到金色褪了流行
才重現床底邊界
刻度依然精準
只是聲音啞了。
  
--
 
◎詩人簡介
  
  張瑋栩。馬來西亞人,家在檳城大山腳。曾在台北求學,倫敦的傳播碩士。目前旅居上海。英文名字叫Wish。喜歡文字、影像、符號、節奏、高科技產品及一切時髦的東西。不喜歡勵志書、New Age音樂和腦袋裝漿糊的人。相信物質能治療人心,接受自己道德觀薄弱。喜歡強迫身邊看得懂中文的朋友讀自己的文章,因為生活中有太多言語無法說明的狀態,文字勉強可以補足。一點也不介意幻想可以同時擁有愛、財富與名氣,雖然除了第一個,後兩者! 都只是源於社會壓力而產生的期待。
 
--
  
美術設計:籃閔釋(小葵)
攝影提供:無
  
--
  
◎小編【旅台小子ɘ】賞析
 
『啞了』,進而沉默,成了金。但,『刻度依然精準』。可是,又有誰在意呢?
 
『流行』本身即是一個以求『變』為目的,而存在的一個產物。若『流行』成了普遍、廣泛的,那它既為死亡。這是一個『大眾/流行』的辯證。詩人所寫的『錶』便是如此:『金錶』成為了潮流,隨後是『紅色無時間刻度石英錶』。明天、後天,甚至大後天,還有各式各樣潮流尖端的手錶。
 
一波波的潮流中,唯一不變的是時間的刻度,依舊精準。
 
我們還在意時間是否精準嗎?或許,已不。那『手錶』最終成為了什麼?你手上戴著的它,還只是隻手錶嗎?或許,已不。最終,是我們戴著手錶,還是手錶『戴著』我們?
 
或許,只有你自己知道。

可能,你早『啞了』,卻不自覺。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