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我讀新詩:註解 ◎劉慶鴻


一個詞語
註解著
另一個詞語
 
一個遠方
註解著
另一個遠方
 
我們在詞語的岔路裡不斷地
完成抵達,直到光
撕開所有受傷的線條、色彩、與感覺......
 

--
 
◎作者簡介
 
劉慶鴻
 
一九七九年生,(馬來西亞)居鑾人。曾就讀新紀元學院,逢甲大學中文系。現任教職,著有《花朵倒懸》(2015年,三三出版社)。無話可說的時候遠多於不得不說的時候,不得不說時,由詩來說。
 
--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攝影提供:無
 
--
 
◎小編【旅臺小子ɘ】賞析
 
『註解』常出現於我們的學術研究當中,為了解釋某個概念的脈絡、為了交待我的想法究竟從何而來。這樣的『註解』成為某種必須,某種必要。然而,我們現實生活中似乎也一再註解、不斷地註解著什麼——『一個詞語/註解著/另一個詞語』、『一個遠方/註解著/另一個遠方』。這種註解,源自於我們的共同經驗:我們可以感受到身邊人的寂寞、我們可以感受到街友飢餓寒冷、我們可以感受到弱勢者的無能為力。源自於如此註解,我們達到了某種語言上的溝通。
 
然而,『註解』本身其實就是一種暴力,就像是『(它為了)完成抵達,直到光/撕開所有受傷的線條、色彩、與感覺......』。註解的目的是為了『撕開(它)』,將原本隱匿、曖昧、含糊不清的地方,赤裸裸的展現在我們明白的語言中。一如電視台的新聞主播,振振有詞的註解某個事件的『真相』。我們卻從而忽略了主角的聲音:他/她究竟在想什麼?或許,在有些人的眼裡,這一點都不重要。
 
『我們在詞語的岔路裡不斷地』註解,可能為了公平、正義,卻忽略了做出『註解』的人是有權、有勢的人。『撕開』以後,我們是否能夠穩固自己內心的善,其實沒有敢保證。重要嗎?似乎也不重要——只要自己不受到傷害就好。
 
別傻了,哪天你被『註解』反噬,就明白為何『註解』本身就是一種暴力。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