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我讀新詩:安魂曲 ◎波戈拉

安魂曲 ◎波戈拉
 
我要睡了,因為
等不到。一個人陪我說話
風沙亦不來,探問
我的聲息;我的名字
激不起幾個泡沫
我睡了。我要
在悲傷裡圓寂,任一切
風景來去,在水裡
或火的眠床,在逐漸
礦物的心裡
結苦痛的舍利
 
--
 
◎作者簡介
 
波戈拉
 
一九八五年生,高雄人,世新大學中文系畢。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等獎項;詩作散見報紙副刊,並入選2008、2009台灣詩選。

在時間裡,我仍揣想眾多細節之寓意。

仍感謝生活的總和皆如此有機。
 
先有不好言說的孤獨,然後有字,才有自製文明的勇氣。
 
(簡介轉自: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671968)
 
--
 
攝影素材:網路素材
美術設計:旅臺小子
 
--
 
◎小編【旅臺小子】賞析

如果已將長眠於這個人世間,我的盼望會是什麼呢?可能是你或妳、可能是他或她來陪我說說話。不了,哪怕一個陌生人也可以,只希望有人能夠陪我說話,像安魂曲那樣安撫我入睡。風也不來,沙也不來;沒人想知道我是誰,沒人想聽我的呼吸。
 
不管風是否肯來、沙是否願意來,一切隨它去。我要睡了,睡在這一切悲傷裡、水裡、火裡,長眠。最終,讓痛苦的心理,(在這一切悲傷裡、水裡、火裡,)結成舍利。
 
這首詩表達了兩個意涵:第一、在臨終前,『我』期盼一個人能夠陪自己說說話,不然帶著遺憾,離開人世間;第二、在『我』還抱有希望之前,盼望有人能夠理解自己,否則只能讓自己鐵了心,守著自己不被暸解的痛苦——舍利。
 
人生這一趟的過程中,不管在哪個階段,我們都盼望一首安魂曲陪我們入睡。可能是一首詩、一首歌、一部電影、一本書,甚至是一個人。無論如何,皆祝你好眠。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