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我讀新詩:要去流浪的樹 ◎黃遠雄

 

因為樹林太濃密
他找不到自己
的身影
  
他開始嚷著
要去流浪
離開成長的盆地
離開庇護的溫床
他回首
祖輩擁有的每一具輝煌
都是躺著
排列的
骸骨

  
有一棵樹
拎著殘存的鬚根
划著單薄的浮萍
自寒噤的河域
回來
  
所有的樹
被當前的景物
掩臉,震撼
大聲痛哭
   
--
   
◎作者簡介
  
黃遠雄,1950年生於吉蘭丹首府哥打峇魯。
  
曾任香煙推銷員、鐵工、土地測量師、土木工程經理、建築承包商。
  
著有詩集《致時間書》(1996,十方)、《等待一顆無花果樹》(2007,南方學院)、《詩在途中——黃遠雄詩選》(2014,有人)、《走動的樹──黃遠雄詩選1967-2013》(2015,寶瓶)。作品收入《赤道形聲》馬華文學讀本1(2000年,臺北萬卷樓)、《馬華文學大系》[1965年-1980年]〔散文1〕(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文學大系》[1965年-1980年]〔詩1〕(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文學大系》[1980年-1996年]〔詩2〕(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新詩史讀本》(2010年,臺北萬卷樓)、《中國新詩百年大典》(2013年,中國長江文藝)等等。
 
--
 
攝影素材:沛容
美術設計:沛容
 
--
  
◎小編【旅台小子ɘ】賞析
    
詩人以『樹』擬『人』書寫關於『流浪』的這件事,將『流浪』的思維注入樹中,讓讀者更能體會『流浪』。『因為樹林太濃密/他找不到自己/的身影』,於是開始想要流浪,離開舒適圈(『成長的盆地/庇護的溫床』)。在一次又一次的『回首』中,『樹』更為堅定。他日,流浪歸來的,卻是『鬚根』與『浮萍』。『所有的樹』不禁『大聲痛哭』,連河域都受驚了。
   
然而,樹去、根歸,不管流浪至何方,依然會記得要回家。
  
詩人擅長用『樹』做事,已成為一種特色,其成名作<等待一顆無花果樹>(http://goo.gl/HvVuS4)亦透過『樹』描繪人的心理。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或許透過『樹』,更能夠書寫『人』的心態為何。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