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5

一封信,給22歲的福炎

Image
給22歲的福炎:

  你終於來了。過去一年,還好嗎?傻瓜,別哭。我這不是來了嗎?這一年來,你總是能從我的字間感受此時此刻的我。我該慚愧,總是給你增添煩惱,讓你擔憂了。我該走了。這也可能是彼此間的最後一封信。我們都逃不了告別的命運。但,沒有遺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