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秋、望遠


秋息輕輕扶洋而來,擦過手臂卻無感。或許,高雄之秋尚未濃郁;或許,南洋小孩四季感仍然像熱帶氣候單一:晴天或雨天。室內空調的隨意調控,讓持有者以為能調節氣溫。但,它畢竟是有限的。時間限定、代價交換,往往是在於我們有能力給付,這些微不足道的有形或無形的物品。我相信,這是資本主義社會底下的幸福,當然也有人是於此犧牲。是否,我們也要因此而痛苦?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想的,也可能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種禁忌。說多了,人就會開始反抗。宿命論多少給你些許的安慰。


暑假一點一滴的消耗。原先的計畫並沒有順利進行,似乎無計畫本身就是我的計畫。我習慣如此。百忙之中,我聆聽他人的故事、觀察某個人的動作,那是我與生俱來的本能。在假日這段時間,這已是我最大的收穫。哪怕打工期間,肉體充斥著疲勞與倦意。實際上,思考於日常生活中,反而令人疲憊。這也是為何大家喜歡看《康熙來了》的原因。它其實有很多的思考問題。但,有誰去暸解呢?
 
我的臉書沉寂了一段時間。那一陣子,跟著法國華語教師研習團跑行程,早出晚歸了兩個禮拜。與這群比我年長個至少10歲的老師相處,不僅是文化、年齡上的衝擊,還有世代對話的預習。我很抗拒與世俗稱之為『大人』的人說話。那可能是大三期間傷痛的無止盡,已成為心中的一道傷疤。修一門課,還需要背負無形的壓力。有時候,大人比小孩還要幼稚。結痂就好。我會記得,但不記恨。
 
這輩子,最討厭的即是『大人』與『知識份子』,還有『有錢人』。
 
9月14日正式開學,這時已是四年級。如果說大學時間要細分階段,它可能是如此:大一、摸索;大二、學習;大三、反省;大四、奠基。至少,我覺得是如此。偶爾,痛恨自己背負著沉重的學貸,卻也踏實而不迷失地走在學習的道路上。我很開心自己就這麼挺著過來。一路走來,許多心酸、血淚是成長的注射劑。外人以為的微不足道,往往是(每個人)自己人生的關卡,只因你在乎。
 
宿命論,從來不是認為自己的生命有個能於見的盡頭,卻是相信盡頭就在我們的前方。踏踏實實,走自己該走的路。這也是為何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也不盡相同,而有點兒相似。哪怕拐多了一個彎、多轉了一個角,那也是成就你生命所需的某個小節與註釋。相信眼前每個狀況都是在成就『你自己』而需要的試煉,這是我認為的『宿命論』。
 
『成功』與『失敗』的疊加,我們才能站在高端望遠,而不是居高臨下。沒有人是能夠一輩子站在高山,注視下方。你會暈眩,繼而向下墜落。『有人文學的底子,才能真正暸解人。社會學的人是人群。讀完了,還是不暸解做人、做事。』這句話,或多或少,點醒了自己的學習。於是,我常遊走於社會學與文學之間。某種程度,它們兩者之間並沒有什麼衝突,甚至還是相契合。
 
九秋,登高望遠。我在西子灣等你。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