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5

九秋、望遠

Image
秋息輕輕扶洋而來,擦過手臂卻無感。或許,高雄之秋尚未濃郁;或許,南洋小孩四季感仍然像熱帶氣候單一:晴天或雨天。室內空調的隨意調控,讓持有者以為能調節氣溫。但,它畢竟是有限的。時間限定、代價交換,往往是在於我們有能力給付,這些微不足道的有形或無形的物品。我相信,這是資本主義社會底下的幸福,當然也有人是於此犧牲。是否,我們也要因此而痛苦?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想的,也可能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種禁忌。說多了,人就會開始反抗。宿命論多少給你些許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