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我讀新詩:我只能安份地__ ◎黃龍坤

 
我只能安份地__ ◎黃龍坤
 

我只能安分地死去,正如
我安分地打開報紙的語言機關
釋放一位
獵手將我安分地射殺,啊
吊在頭版最顯眼的地方
正好,這盡是安分地想像(而已)
 
安分地讀到有關打死同性戀的新聞
安分地看網民如何在辭海打撈鐵錨
用過往累計已久的灌水、洗版經驗
滴磨成尖銳且致命的礁石
 
那些將死去的人也安分地撿起石頭
砸向腦袋,血花紛紛染紅墳碑
安分地迴光返照,那些OO和被XX的日子
宛如一部被消音的成人電影
在無人影院重播
 
事已至此,只能
安分地住進天堂裡的石牆古堡
再度要別人安分地記着
自己也曾安分地在史冊上
隱去
 
--
 
◎作者簡介
 
黃龍坤。二十四歲,畢業於拉曼大學中文系。曾獲拉曼大學詩人獎優秀獎、馬大中文系第二十九屆文學雙周新詩組首獎、理華第五屆理大文學獎散文組特優獎等。
 
--
 
美術設計:葉福炎
攝影提供:葉福炎
 
--
 
◎小編【旅台小子ɘ】賞析
 
只能安份地讀、只能安份地看,也只能安份地__
 
『安份』的語意所給予人的是一種穩定的感覺,亦是人類所追求最好的狀態。不過,詩人在詩中面對各種爭議性的議題上,『安份』充斥著滿滿的騷動,卻顯得有點兒無力——也只能安份地。當然,詩人也意識到:安份最終是被消音的、隱去的,似乎正在提醒讀者『安份』最終走向消失。不過,詩人似乎認為『安份』只會無限地蔓延,些許的悲觀。反過來看,我們是否該如此『安份地__』?
 
是否,『我只能安份地_』呢?如果大家都不安份呢?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