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我讀新詩:開始飛翔 ◎‪鄭羽倫‬


開始飛翔 ◎‪鄭羽倫‬
 

下課鐘聲尚未敲響,仿佛一趟
正在運行的列車,尚未抵站
我們在車內點算人數,排列組合那些
到站後飛行的方向有哪幾種
仿若粉筆灰於時光的行徑
數學題般撤出思想的框架,那是
一趟策劃已久的旅行
日曆的空白處該塗上什麼樣的青春
多風景的日子、多廣告的生活
哪張壁紙適合新居?我們
在生命的分岔處保有各自的雨具
去維護門外失修的道路。那時
散漫的存疑尚未穩定:
又該如何飛出教室?仿若候鳥
老師說:青春的花將會盛開,開滿整座海
我們將會,聆聽來自遠洋的呼吸
以母語以不同情調的外國語去朗誦
生命的階梯,探測青春的氣候——
一場暴雨終將稀釋月缺
日出後心事也明朗起來
我們將闖進鎂光的斑斕,去賞析
宏觀與細節,明暗與是非
而此時此刻,青春是喧囂躁動的
茅草般滋長的彩光穿透木桌、習作、成績單
課本內的所有情節都在重新撰寫
每一個插圖、每一個注解正延伸著
夢境的最初,仿佛雨後晴天
我們正開始飛翔
 
【第12屆宗教文學獎 ‧ 新詩佳作】
 
--
 
◎作者簡介
 
鄭羽倫,1993年生,畢業於居鑾中華中學,現於拉曼大學就讀生物科技系三年級。喜歡寫詩,越短越喜歡。更崇尚文學給予的自由。作品散見於《馬華文學》與《星洲日報•文藝春秋》。曾獲台灣X19全球華文詩獎、宗教文學獎,馬來西亞花踪文學獎、大專文學獎、理大文學獎、遊川短詩獎、南大微型小說獎等等。
 
--
 
美術設計:葉福炎
攝影提供:葉福炎
 
--
 
◎小編【旅台小子ɘ】賞析
 
彷若青春是一趟旅程,而我們該如何飛翔?
  
這是一首歌頌青春的詩。學生正值於青春期的時刻,思考自己的人生。雖然詩文遣詞、用字容易明白,卻鉅細靡遺的勾勒出『青春』的躁動、不安。詩句大體以教室作為整個意象空間,並且延伸至對未來的美好想像,以及學生的心境變化。其中,老師和學生之間一句對話『青春的花將會盛開,開滿整座海』,作為整首詩句的轉折,分隔出兩個部分:上半部為不穩定的狀態;下半部則具體化的目標。
 
『夢境的最初,仿佛雨後晴天』作為整首詩的結語,也是一種自我鼓勵。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