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我讀新詩:等待一棵無花果樹 ◎黃遠雄

 
等待一棵無花果樹 ◎黃遠雄   



可能有過那麼匆匆一瞥
彼此不曾相識而擦肩
錯過,我渴望有人
最終挺身而出
攜帶我靦腆的慾望
去瞻仰心儀已久
一顆
無需開花
卻能果實纍纍的
神奇樹
 
繼續在內心茁壯一棵
面貌模糊但生機勃勃的無花果樹
繼續向外界鼓噪
繼續等待
在未遇見熟透的機緣
具體蒞臨之前
 
很多時候
我常幻想
卻遲遲、沒有
付諸行動
 
--
 
◎詩人簡介
 
黃遠雄,1950年生於吉蘭丹首府哥打峇魯。
 
曾任香煙推銷員、鐵工、土地測量師、土木工程經理、建築承包商。
 
著有詩集《致時間書》(1996,十方)、《等待一顆無花果樹》(2007,南方學院)。作品收入《赤道形聲》馬華文學讀本1(2000年,臺北萬卷樓)、《馬華文學大系》[1965年-1980年]〔散文1〕(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文學大系》[1965年-1980年]〔詩1〕(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文學大系》[1980年-1996年]〔詩2〕(2004年,大馬作協)、《馬華新詩史讀本》(2010年,臺北萬卷樓)、《中國新詩百年大典》(2013年,中國長江文藝)等等。
 
(截自【有人部落】:http://goo.gl/H0hPTB)
 
--
 
美術設計:小葵
攝影提供:小葵
 
--
 
◎小編【旅台小子ɘ】賞析
 
人是一隻理性的動物。常常選擇抑制自己的慾望,卻期盼身邊的人,哪怕是路人,為自己『瞻仰』、『挺身而出』。或許,我們正在等待的是一個時機、機緣。
 
這首詩寫的是一個人在等待過程中的掙扎,以『果實』為其抽象的具體描述了人的思考。人,最大的期盼,不外乎是中大樂透,這就像是在等待一棵無花果樹——不需要經過養分的吸收與轉化,即可得到開花所結的果實——『繼續向外界鼓噪/繼續等待』,直到來臨的那一天。只是,何時才能得到呢?沒人曉得。唯有持續地不斷等待。
 
弔詭的是,詩的末端亦寫出了『很多時候/我常幻想/卻遲遲、沒有/付諸行動』。其實,詩中的(我)也知道:自己只停留在空想,而並未付諸行動。不過,這不正是書寫了現代許多人內心的心聲嗎?我們都知道,有些東西落在幻想,它也只能是個想像;當需要實際行動的時候,反而退縮地等待、再等待。哪天,或許奇蹟便會降臨。
 
簡單來說,等待一顆無花果樹,其實是大家的白日夢。更多時候,它其實是在調侃我們日常生活的勞心勞力——付出一分,只得一分的事實。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