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讀新詩:因果 ◎葉青


因果 ◎葉青
 

覺得痛所以需要痛
就劃了幾道刀痕在身
 
覺得需要所以要
就要到了些感覺
 
覺得太深所以更深
就失去了以後
 
以後很遠所以不肯走
就留在原地 看見你
 
看見你所以再度覺得痛
就算了什麼也不需要了
 
--
 
◎作者簡介
 
葉青
 
  生於民國68年10月16日,卒於民國100年4月2日。
 
  北一女及台大中文系畢。曾任誠品書店商品處影音企劃,定期於誠品好讀撰寫評述,並為KKBOX古典樂、爵士樂長期約稿作者,曾翻譯音樂相關影片。另曾擔任教育部國語辭典編輯,及桃園縣立慈文國中國文老師。出版作品有《生死密碼─名人死亡之謎》《生存密碼─世界未解之謎》,譯有《陽性反應》。
 
  大學時期積極參與同志活動,努力在身分認同與輿論壓力下找到平衡。堅決相信「清醒不是人生唯一的正途」。病後開始新詩創作,累積作品逾千首,文字淺白,卻觸動人心,靈感多來自身邊他喜愛的人、事、物,常說自己的詩刪去贅詞只剩三個字:「我愛你」
 
--
 
美術設計:小葵
攝影提供:
 
--
 
◎小編賞析
 
個人內心的感覺促使身體或生理發生作用。詩人把自己的『覺得』具體化,於是就『劃了幾道刀痕在身』、『要到了些感覺』、『失去了以後』。即使他/她沒有實際、真的『劃』、『要到』或『失去』,心理上的慾望而會使得自己沉溺於其中。


這些慾望而產生的痛苦,是文中的『我』圍繞著『你』而產生的因與果。前面三段是對『你』所產生的一種想像,後兩段則是當下『看見你』的感覺:看見你所以再度覺得痛/就算了什麼也不需要了。


兩種不同的情感落差,看似弔詭,卻是實際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刀痕』、『感覺』、『以後』,當這三個名詞串聯起來的時候,它其實描述的是一個失戀的人的痛徹心扉。這些以『你』為中心所產生的痛苦,是『我』在『看見你』的時候,直接轉為『你』個體本身。所以,末句才會寫到:『看見你所以再度覺得痛/就算了什麼也不需要了』。


詩人沒說的是:當你再離開之後,我覺得...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