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讀新詩:請記得在我睡著以前叫醒我 ◎假牙


請記得在我睡著以前叫醒我 ◎假牙



請記得在我睡著以前叫醒我
或許水泥層下還有蟲聲
如果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是夢
為什麼蟒蛇還要冒險過馬路
讓蜿蜒被輾成短句
兔子是扁的 果子狸是糊的
而蜥蜴決定下輩子要當酷吱辣

請記得在我睡著以前叫醒我
在恍恍惚惚之中
我比較容易面對
一望無際的住宅區及臭水渠
歌頌祖國的壯麗山河
 
沒有一盞燈等老虎回家
獅子有牙卻沒有牙蘭
鵲和鳩皆無巢可佔
在漫天盤旋著無法降落的火雞時
即使假寐也是自私的 

請記得在我睡著以前叫醒我
雖然夢中
還會有水蛭
泥鰍
打架魚
和金黃的稻浪
但我知道風景不再是願意苦候的賢妻
只怕一覺醒來
我已被遺棄在
一個滿目瘡痍
而且全然陌生的星球

--

◎作者簡介

假牙。馬來西亞人,文壇奇葩(這個不是假牙說的)。曾獲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首獎,除此無他。以假牙寫詩,以“寄自倫敦”寫影評。喜歡印度。但是現在在倫敦敦倫,偶爾在電影院睡覺。

--

照片提供:小葵
圖像設計:小葵

--

◎小編賞析

『我』不斷在詩中,請求他人把自己喚醒。其實,『我』已經意識到自己正處於『一個滿目瘡痍/而且全然陌生的星球』。只是,擔心這一睡去,這個世界將真的是將自己給遺棄。有時候,這個社會、世界在悄悄發生。醒後,儼然不是我們所認識的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詩的第一段提出疑問:『如果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是夢/為什麼蟒蛇還要冒險過馬路』,那是詩人對這個世界各種弔詭現象的質疑。透過常規最不可解的答案,來回答常規的問題。看似不解,其實卻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存有的狀況。

詩的第二、三段寫的是『我』的心態:『在恍恍惚惚之中/我比較容易面對』、『即使假寐也是自私的』。面對更殘酷的現實,『恍恍惚惚』的狀態,或許『我』更容易接受這不堪的世界變化。更何況,若我不選擇接受,而選擇『假寐』;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自私的行為。

詩的最後一段是不叫醒『我』的結果:『我已被遺棄在/一個滿目瘡痍/而且全然陌生的星球』。面對著不斷在改變的世界、社會,『我』其實期盼自己時時刻刻,保持清醒。深怕自己與世界的某一端,脫軌、失去鏈接。而再回到這個熟悉的地方上,已經面目全非。

雖然這首詩寫的是詩人對於萬變社會的一種態度,但同時也是在提醒讀者,面對所處於世界,應該保持著相同的態度。尤其,那些悄悄然的東西,可能早已滲入於其中。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