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我讀新詩: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 ◎‪傅承得‬ 


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 ◎‪傅承得‬ 

        
給我一口高高的窗子
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
   
白天,鞋子屬於塵世
頭髮也充滿車馬喧囂
但在寒夜
給我一口高高的窗子
最好再加一面的寬廣的書台
以及些許紙筆
   
窗子要高
不高便無法臨下
以冷靜的頭腦
從事教血沸騰的思考
書台要寬廣
否則只能吟唱個人憂傷
而筆要尖,紙要白
在這年代
除了銳利,還要坦蕩
  
給我一口高高的窗子
清晨,我會下樓
走入人間的陽光
但窗子知道
書台和紙筆也知道
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
明晚,我仍要上來
  
--
     
◎作者簡介
  
傅承得
  
詩人、文化人及出版人。1959年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華文獨中署理校長,現任大將出版社社長。有「馬華詩壇的瑰寶」、「馬來西亞文化新點子的『黑手』」之喻;曾獲「馬來西亞十大最受歡迎作家」、「優秀青年作家獎」、「國家書籍獎最佳編輯」及「馬華文學獎」等。
  
--
  
照片提供:網路素材
圖像設計:琬融
 
--

◎小編賞析

『夜的冷風(不僅)不停息』,反而愈刮愈強。這個時代看似繁華,卻又是那麼的動盪不安。安於現狀的人們啊,對著暴民叫囂,替執政者背書;逆風飛翔的人們啊,對著愚民謾罵,替新時代革命。不如,『給我一口高高的窗子』吧!越高,越好。

迫於現實的無奈,那人要養家糊口,那人要償還債務。白天,我們的鞋子是屬於塵世的,並非為了理想、夢想而奔走。滿滿的塵埃。頭髮流於車馬奔波,白髮漸漸吞噬青春。一根、兩根、三根... 但是,請在黑夜『給我一口高高的窗子』,還要一面『寬廣的書台』、些許『紙筆』。

『我』要站在高處,以冷靜的腦袋兒思考這時代。所以,窗子要高,不然無法俯首觀望這個時代;書台要寬,不然只能獨唱自己的悲哀;筆要尖得銳利,紙要白得如玉;而且下筆的人啊,還要像君子那樣的坦蕩盪。

日作夜息。清晨,『我』就會從高處走下樓,再次穿上屬於我們的鞋子,走入人間。頭髮持續被日光吸收,將髮根的黑色素,一一吸走。可是,『窗子』、『書台』、『紙筆』都知道,『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我』還是會上來這個高處。

詩人用『窗子』、『書台』、『紙筆』三個物件,書寫了身為一個知識分子所應具備的條件:以『窗子』象徵眼界;以『書台』象徵寬度(意即書寫的內容涵蓋範圍);以『紙筆』象徵(批判)工具。這個時代的知識分子何其多。能從高處俯首這個社會,並且涵蓋這社會的各階層,以書寫對不公不義進行批判,直到『風』停息為止的人,又有多少?

『如果夜的冷風不停息 / 明晚,我仍要上來』

或許,詩人對自己的盼望亦如詩。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