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讀新詩:詩人的想像 ◎曾翎龍


詩人的想像 ◎曾翎龍
 

如果你能夠停止
想像
一切不僅是
噴水般升起
有韻律地跳舞
而必將
降沒
  
如果你只是一次
又一次
如此輕率地
唱歌跳舞
你該只是突然
雁渡寒潭地悲傷
如果是的
那麼我是雲
累積,下一場雨
 
(就什麼都漂白了
連快樂的時光
也褪成另種
蒼白)
  
如果詩人的想像
不僅僅是
悲傷作一首詩
你也許不是我
最最無法廝守的噴泉
  
如果這朵雲
抄襲另朵的
昨日今日
和明日的蒼白
你也許會從雨中感知
鹹鹹的
那是我流過的淚
  
一切都是緩緩的
我知道
包括時間
和你離去的背影
  
-
 
◎作者簡介
 
曾翎龍
 
  一九七六年生於馬來西亞雪蘭莪州士毛月新村,祖籍廣東惠陽。
  馬來西亞博特拉大學人類發展系畢業。
  曾獲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海鷗文學獎、林語堂文學獎、宗教文學獎等。
  現為《學海》周刊主編、有人出版社總編輯。
  著有詩集《有人以北》(二○○七,有人出版社,八打靈);散文集《我也曾經放牧時間》(二○○九,有人出版社,八打靈)、散文集《回味江湖》(二○一○,有人出版社,八打靈)。
 
--
  
照片提供:網路素材
圖像設計:琬融
 
--
 
◎小編賞析
 
這首冠以『詩人的想像』的詩,巧妙地用水的形態變化,使得詩人的想像能夠看見以及想像。
 
詩人的想像必須一味像水那樣噴射般生產,若將它停止了,終究降没宛如海水退潮,不進則退。它不該是草率地、突然地,而是像水被蒸發後,累積成雲朵,再下一場大雨。對於詩人而言,一首詩句的創作應該是悲傷的。若不是如此,那『你也許不是我/最最無法廝守的噴泉』,即所謂的初衷。然而,這屬於我的悲傷是別人搶不走的,因為你會感受到雨中有我那流過鹹鹹的淚水。
 
詩的寫作最重要的在於意象,而詩人對於某個事物所產生的聯想、想像,將使得意象得以產生。這首詩運用水循環的改變,把詩人的想像具象化,讓我們可以感受、體會。透過不同形態 - 噴泉水、雲朵、雨水、淚水,將詩人的想像分成這幾個階段,最終並訴說詩人的想像是無法被剽竊的。若有興趣於新詩寫作,這首詩句可以作為一個提醒、指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