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我讀新詩:鑰匙 ◎‪張瑋栩‬


鑰匙 ◎‪張瑋栩‬ 


在深夜的酒吧留下一把鑰匙
但從此不再回去
直到一個季節過去了
秘密地不鎖房門地生活著
每次行經值勤保安台
或是和鄰居共乘一台電梯
都要擔心
被看穿
這麽一個社會反動分子的身分。
 
--


◎詩人簡介
 
  張瑋栩。馬來西亞人,家在檳城大山腳。曾在台北求學,倫敦的傳播碩士。目前旅居上海。英文名字叫Wish。喜歡文字、影像、符號、節奏、高科技產品及一切時髦的東西。不喜歡勵志書、New Age音樂和腦袋裝漿糊的人。相信物質能治療人心,接受自己道德觀薄弱。喜歡強迫身邊看得懂中文的朋友讀自己的文章,因為生活中有太多言語無法說明的狀態,文字勉強可以補足。一點也不介意幻想可以同時擁有愛、財富與名氣,雖然除了第一個,後兩者! 都只是源於社會壓力而產生的期待。

--

◎ 小編讀詩

把心裡最真摯的鑰匙,留在酒吧,準備向世人宣稱、宣告:這一條路,從此再也回不去了。那是決意為自己冠上社會反動分子的身分。至此,自認開始和他人出現差異。雖然房門從此未關上,他人並不曉得,它是隨時可以敞開的。然而,在這個戒備森嚴的年代,自己卻每天要擔心保安、鄰居,深怕自己被看穿。直到一個季節過去了,生活也就如此過去。

詩人描繪了詩中的『我』想充當社會反動分子的心理,卻只能默默地進行。留下鑰匙,像是期待與夥伴相遇。房門作為隱蔽空間的一個窗口,卻是敞開著。這弔詭的現象猶如諸葛亮的空城計,唯有一探才知乾坤。『我』的舉動描繪出弔詭的現象,同時也顯露出這時代對社會反動分子的了解,即是一種標籤化的鬧事者。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