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讀新詩:背包 ◎鄭羽倫


背包 ◎鄭羽倫



新買的背包
尚未填補,偌大的空間
可以裝載很
很多想像,一些
熱鬧與孤單
折疊在幾件單薄的衣服
然後開始遠行
經過你渴望的經緯
遇見很多
很多不安分的飛鴿
遇見流星雨與沙塵暴
尚有青春的雨滴以及
晴天花開的聲音......

還有很多
背包裡該有的手機、Ipad、
筆記、鉛筆盒以及一些
塗鴉過的課本
在世界的周圍溜達
畫下一圈長長的圓周
路過的海水時而平靜時而
和世界一起喧囂

背包是裝滿鮮花的器具
在地理課本中把種子放入
後來就能成為夢想
—— 旅行的奇想
對於天氣的不同姿態
在不同的季節裡寫下不一樣的歌

我們都不曾畏懼任何假設
任何定律的發生
一切悲喜都是背包所能裝載
哪怕一齣戲哪怕
無所謂的流言蜚語
客串生活的節奏
只讓它留給一杯下午的咖啡

也許在世界的某一角
能夠遇見一首為你寫過的詩遇見
曾經開過的花
和背包內的相簿一樣的色調的人事
飄滿落花的街景
裝滿整個背包
帶到十幾年後
和你初遇的那場雨景色。

--

◎作者簡介

鄭羽倫

93年生。畢業自居鑾中華中學,之後擔任臨教、銷售員以及大學生。總覺得年少就該輕狂,青春本該充滿活力,對於夢想只有大膽創造並且勇於追求,嘗試改變世界,改變未來。

--

◎賞析

背包可以單純是一個背包,也『可以裝載很多/很多想像』的背包。從外觀而言,背包有一定的模型:最大的空間、幾個小的空間、肩帶。而且,隨著每個人的所需不同,又有各種具有不同功能類型的背包。除了功能不同以外,每個人對於背包所賦予的意義,亦有不同。

詩的第一、二段寫的即是詩人對於背包的想像。想像自己開始遠行,在背包裡頭塞一些衣服,穿越經緯線;想像遇見飛鴿、流星雨、沙塵暴,還有青春的雨滴、花開的聲音。除了衣服,還要有手機、Ipad、筆記(本)、鉛筆盒、塗鴉過的課本,是個典型的學生背包。而這從背包對遠行的想像,詩人清楚知道這是一個『熱鬧與孤單』的旅程。

而且,背包還是個承載夢想的器具:『在地理課本中把種子放入/後來就能成為夢想』。也因為夢想寄生於背包,所以它能夠裝載『悲喜』、『流言蜚語』,而使得『我們』都不需要畏懼任何假設、定律的發生,只需要將它當成是生活的某一種節奏 —— 猶如一杯下午茶的咖啡。

背包再大,夢想再大,溜達於世界的周圍、與路過的海水、世界的起伏一起喧囂,也許只是為了能過在遇見『為你寫過的詩』、『曾經開過的花』、『和背包內的相簿一樣色調的人事』。簡而言之,是藉由背包的遠行去找尋曾經的曾經,甚至是十年後,『和你初遇的那場雨景』。

這趟旅程因曾經而熱鬧,也因曾經而孤單。無論如何,它是一個『新買的背包』,有『偌大的空間』,『可以裝載很多/很多...』。

詩人藉由『背包』與『遠行』、『夢想』、『追尋』三個不同的行動串聯,且對他而言,這是一件事情。從『遠行』看似龐大且相對難以付諸行動的事情,進而將身邊所環繞的學生器具,作為支持最初的『夢想』的本錢,而去『追尋』那些曾經的曾經 —— 其實,只是『畫下一圈長長的圓周』。外人看似無意,但對於行動者而言,卻是有著重大的意義。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