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當馬大學生撞開禁錮的牢籠

當馬大的學生撞開禁錮的牢籠,你是選擇逃離?還是繼續雙手撐著倒塌的牢籠呢?我相信,這件事情必然會引起社會的兩個極端反應:一、嘉許並讚揚學生的行為;二、謾罵這群學生是出來鬧事的。無論站在光譜中的哪一角,他或她背後所具有的意識形態都是值得討論的。

今日,馬大學生撞開的不僅僅是一扇門而已,他們正在爭取的是一個大專學府應當具有的學術自由風氣。馬大學生會邀請民聯領袖安華入校給予演講,校方何須大動干戈,百般阻撓之?我也曾在學校聆聽高雄市長陳菊、前總統呂秀蓮等,各種不同背景的政治人物及領袖,給予演說,並無感到不妥。這關於一個國家的思維箝制問題。

這並非鼓勵大家為了想要爭取某種東西,撞門、拆窗,甚至還有肢體上的衝突。紛紛輿論中,為何總是急著將學生運動污名化?不論是台灣318學生運動、香港佔中運動,甚至馬大學生為爭取學術自由的運動,他們究竟爭取些什麼東西呢?永遠有人不願意去討論它。眾聲嘩然,我苦思於此、惱於此,卻不得其解。

無可否認,馬來西亞社會在經歷一場513事件之後,處於太平盛世。然而,這只是社會噤聲而得以平靜的假象。一杯咖啡烏、一手油條,每天在批判政府的聲音此起彼落。油條吃完,咖啡喝完,走了。我們在咖啡店尚有人為我們收拾。若每一個世代都不為未來爭取應有的權益,我們的國家將會走向何方?

爭取得付出一定的代價,這是都有歷史作為借鑒。我想,批評馬大學生的所作所為,並無益於社會的發展。馬大的學生撞開禁錮思想的牢籠,或許沒有遠大的目標——只為了校園的學術自由。你何須害怕這樣『暴力』的撞擊呢?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