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雄想妤婷,在檳城想宇田


在高雄想妤婷,在檳城想宇田。


我像是多情浪子,朝思暮想這兩個女人。八月,一個心力交瘁的夏天。我在西子灣等待妤婷的歸來。其實,妳在哪?窗外猶如天空瀉洪。這一切純屬意料之外,對平民百姓來說。他說,我們只不過是 一隻高不可攀的蝸牛。每逢雨天,雨水滲透土壤的縫隙。一群失去 家園的蝸牛只能出走,為了生活、生存——和你一樣。而你自己也 不曉得宇田究竟什麼時候才要離開?她的愛已經讓人承受不住,溢 出來。

妤婷,你何時才要回來?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八月,一場氣爆點燃這無妄之災。你難過,不僅是權貴與商人的裙帶關係。更多的,是你已把高雄當成是第二個家。你來到這座城市已經快兩年。從陌生到擁有一絲的歸屬感,你多麼渴望有哪一天等能夠每天坐在堤岸和妤婷,與夕陽一切結束這個忙碌的白天。早晨,看著輪船從西子灣開往馬公之間的往返。你渴望這種日常。大家平安生活。天天綻放高雄人的熱情。

氣爆發生後,隔天早上醒來,看見叔叔發過來的慰問訊息。我人在西子灣,一切平安。昨晚爬梳臉書的消息,經由自由時報的報告,已知道這座城市發生災難。當下不疑有他,僅當它是一場火災看待。眼睛惺忪,臉書上頻頻有人慰問。甚至,馬來西亞的媒體已開始報導此事。事態嚴重。傷亡人數不斷攀升,悲情事件一再重演。你知道蝸牛害怕什麼嗎?人們的疏忽。一腳就讓他們斃命。

宇田,你真的該走了。不宜久留。

氣爆發生前,早已聽聞接下來尚有颱風與好雨。八月,怎麼那麼悲情?好死不死,這場風雨交加尾隨在氣爆的後方。一次,高雄面臨
這重疊的災難,該如何是好?看著這長命雨,你只能問:災區還好嗎?身處於西子灣,雨天對你所造成的影響僅是出入不方便。彷彿身處於世外桃源,坐立難安。陶淵明何來的心安理得,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好幾天了。高雄市政府一直不停地發布停班、停課的消息。這種警訊過去只出現在颱風假。一天、兩天,這當然興奮。忙碌的人群需要歇息。一天就好。我們無法擁有漫無止盡的等待,它會讓我們逐步邁向絕望的盡頭。從窗外望去的綿長細雨,心裡和天空呈一樣的顏色:灰色。濕漉漉的地面,倒影著城市居民的悲痛。人不生而平等。商務艙和經濟艙永遠是個對立的等級。

宇田,讓我們回去檳城好好相聚吧!

妤婷,你該回來看看自己的家鄉——高雄。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