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4

讀《耳朵:唐辛子短篇小說集》 - 一個社會弱勢的書寫

Image
《耳朵:唐辛子短篇小說集》

作者:唐辛子

出版社:基本書坊

出版日期:2014年6月6日

這是失焦的年代,我們不僅忘了帶上眼鏡。耳朵,我們捂住不聽。現代人不停地自我閹割,最終還剩下什麼?一個大問哉。

在高雄想妤婷,在檳城想宇田

Image
在高雄想妤婷,在檳城想宇田。

讀《聽寫詩人:木焱散文集》 - 一種生活經驗的寫照

Image
《聽寫詩人:木焱散文集》
作者: 木焱
出版社:釀出版
出版日期:2012/03/14

木焱貴為詩人,我卻未曾認真閱讀他的詩。其實,應該是說我對詩還提不起閱讀的興趣。散文倒是常打動我的心。這或是自己對現代詩的閱讀能力相當有限,因而錯失許多好詩句。

若要一語說盡這本書的內容,大約可稱這是台北-新山兩地往返的生命書寫。兩地皆為家:一個是誕生家庭;另一個是生活家庭。透過飛機的航空與飛行,搭起兩地的連接。『如何生活,在一座城市?』這成為人生的一道命題。時間依循消逝,建築物彷彿也有着生老病死的四個關卡。台北-新山,承載着他多少的鄉愁呢?

因自身亦是旅台生,作者的經驗無疑成為一種參照。家鄉的情懷、大學生活的點滴、從事教職的哀愁,還有詩人(或說寫作人)的困境 - 當父母親、妻子叫他戒詩。『一個真誠對待自己心靈的人怎麼戒掉詩呢?』這是他對現實的一種吶喊,甚至他還想當瘋狂的藝術家。不,他確確實實是(創作)藝術家。

自己最喜歡的是『輯一:家在新山』和『輯二:回程』的部分。
前者是記憶中家鄉的書寫;後者是回憶中的親情書寫。作者在時光中穿梭著台北和新山二地——回憶中的回憶。每個人都會經歷這段歷程,包括自己亦是。這似乎是寫作人的不約而同,或許我們對於回不去的時光,離散於回不去的過去。

『十年後,我又擁有了什麼?一天,永遠的一天。我會說。』

對於你來說,接下里的十年是所謂黃金時期。十年後的話,又有什麼言說呢?一如作者,一言一語道出而匯集成一本書嗎?可是,如錦忠老師說言,作者在離散的時光當中,卻豈是一本本薄薄的集子可以言盡的呢?

聽詩人怎麼說,看他怎麼寫。聽寫詩人,道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