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留學記.那晚心情難平復


這件事情已經發生近兩個月。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的主角王心仁告訴林美寶:“等你睡醒了,台灣就不一樣了”。  


那個夜晚,我還在預習隔天的社會統計課。臨睡前瀏覽面子書,或許已察覺台灣新一波社會運動的端倪。繫上有些同學時常會出現在不同的社會運動場合,往往可以從他們那兒得到一些台灣議題的資訊。只是,完全沒想過,電影台詞完全實現于日常生活:台灣真的不一樣了。  

3月18日,我準時到課室上課。高華老師知道那些課堂上的社運分子,不可能乖乖待在象牙塔。語重心長的話語,透露老師的無奈,並囑咐在座同學,多給予他們在課程上的幫助。  

其實,我們在台下也靜不下心,好好上課。指尖拼命在手機熒幕一再滑呀滑,只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最新消息。我更是拿起白紙畫起反對標語,呼籲大家一起來拍照宣傳,那是我們當下唯一能做的事情。

到現場走一趟  

那一夜,4112寢室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在立法院過夜。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而且還獻給台灣。  

躺在柏油路上,心是安穩的。或許,此時此刻我與繫上的老師、學長姐、同學、學弟妹同在。運動的一觸即發,我們這批坐落于南方的社會系學生,早已聚集在立法院附近。那漫長的夜晚,我若還能安穩地躺在寢室的床上睡著,那絕對不是我。  

或許,台灣政治的紛紛擾擾,于我並沒有太大關係。當時自己會前往的動機很簡單,我想看看繫上的同學是否安好?上午還看見老師在學校,也不過幾個小時,我就從新聞看見花妹老師的蹤影。  

那一種心情難以平復,我一直不斷問自己: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于是,親自去現場走一趟。用你的快門、眼睛,去記錄這一切,你看到的這一切。

 權益不會從天而降  

有誰何嘗不希望自己有個安逸的生活呢?許多人在聲討這一群正在“鬧事”的人,冠以“搶奪政權”的名義,再不然則是藍綠分類。  

我們的日常生活各處,都存在政治因子,從早餐到投票權,只是你是否有所察覺呢?當人民代議士——無法代表民意,為什么人民會選擇站出來,但卻被認為是錯誤的呢?  

用身體作為抵抗社會無形暴力的手段,猶如以卵擊石,那更能表現出民意的訴求。  

我在立法院現場附近過了一宿。那一夜,老天爺怒而流淚、颳風。好冷,真的好冷。手緊握著兩個暖暖包,衣袋也裝著兩個。現場的大家不僅是肌膚寒冷刺骨,內心更是被雨滴澆熄。慶幸自己走了一趟立法院,你才明白:權益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要靠自己去爭取,所謂的人權平等亦同。

此文刊登於《中國報》: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525171#.U3DJ9Shs50M.facebook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

一、前言

劉勰所著《文心雕龍》乃是中國文學之中一套完整的批評理論。它是一部承襲古人的各種不同說法,加以消化而建立的巨著。其中<知音篇>作為整部經典之最。評鑑一篇/部作品,不能僅僅是靠著自己主觀意見、喜歡與否,它的作品是好與否。為避免這樣的毛病,<知音篇>提供六種觀察方法:觀位體、觀置辭、觀通變、觀奇正、觀事義、觀宮商。

本文試著運用『觀事義』這種觀察方法,分析徐國能<第九味>的『喫』在文章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其中的意涵。

#8 我讀新詩:鑰匙 ◎‪張瑋栩‬

鑰匙 ◎‪張瑋栩‬

錯過與掠過,詩的發生與發聲——賴殖康的《過客書》及其詩作

我曾在一篇研討會論文中,將黃遠雄、呂育陶以及賴殖康三人出生於不同世代,放置在一個歷史時間上探討「國家的隱喻書寫」作為馬華詩人的精神系譜。他們在國家議題的書寫上都有相當出色的表現,也可以作為我們從文學角度回看馬來西亞歷史發展的批判閱讀。   《過客書》是年輕詩人賴殖康的第一本詩作。這本詩集收錄的是不免是他的少作,其重包含他與詩的接觸與發生,以及那些「近一個世紀的╱時光,我手握過╱也乘過╱踏雨而來的失落」(<過客書>)。詩人對於自己的詩集下了一個注釋:「你也不過是個過客,偶爾出現並說著下一秒可能就會被遺忘的故事」(<獨白——詩的發生>),而詩作為一個述說媒介,卻也是(作為被書寫的)對象本身,它(也是詩人)期待的是:「縱使你即將與馬桶環遊世界╱卻已將希望與心願╱悄悄植入了╱ 這個╱從廁所出來的漢子眼前」(<詩的命運>)。   左行風的<詩人和他的三碗酒>大抵側寫了詩人的面貌(所謂知人論世),實際上卻甚少對詩作有更深的掌握。從詩人的創作觀上,我們可以把握詩作中的主、客體之間關係,背後的「我」有著什麼樣的關懷與批判,這也是為何我會將其放置在「國家的隱喻書寫」精神系譜中。   <馬來西亞想像之三色奶茶>無疑是一首精彩的詩作。以食譜的形式,教導如何用材料自製一杯三色奶茶。這暗諷的是馬來西亞土著的合法性,挪揄國家藉由鄰國移民的輸入,不斷再製與繁衍土著的數量和概念,批判馬來西亞「單一」政策如何「暗藏三色」。另外,近期發表的<星期天——再寫在十四屆大選前>對於幾個小童、少年和流浪漢的相互寫照,蘊含著的卻是魯迅「救救孩子」的呼喊:「『今日陽光普照╱可我昨晚死了孩子。』」。   不過,詩集中並沒有更多上述意象鮮明的批判寫作,更多的隱匿書寫,比如:<城市用餐作息表>寫了忙碌切規律的日常生活、<大茶飯——給吃飯遇劫的人>其實也是常有的社會事件、<城中人 >則實為自我寫照。看似極其普通,但卻是描繪了馬來西亞現代社會庶民(尤其是華人)生活的輪廓,<鬼>、<魂>、<墓邊人>、<清明節速寫>都是例證。   《過客書》作為詩人的第一本詩集,不免留下的是習作痕跡(向古典詩與現代詩的學習)。他隱匿地書寫了一個馬來西亞華人的生活寫照,除了是對於國家與政策的批判,詩人他與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