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深邃眼神

       我忘了早上八點沒課。福利社老闆小哥還打趣說:“該不會今天沒上課吧?”啊!我真的忘了老師說他今天要搬家,真糊塗。結束12點的課,按照行程就是打工。啊!多虧早上沒課,我少了兩個小時的睡眠。>

 打工回來,腳踩著階梯,刷卡入門。我正要把門打開進入,不對!這和平常不一樣,垃圾桶裡傳來翻找的嘈雜聲。一對雙眼凝視著我,深邃的眼神帶著點憤怒,卻又有些畏縮。是它,柴山的獼猴。曾幾何時,我也曾看過那個眼神。

 嚇到了!我們相互凝望,大家對彼此都產生莫大恐懼。我以為它會攻擊我,我以為它會趕我走。不管是人、事、物,我終究只是以外來者身分寄居于此。少了對這土地上的歷史,我總是戰戰兢兢,深怕一不小心就陷入輿論的討伐。它是有年齡的獼猴,比起我早生活于此。若這片土地是一個部落,我應當稱它為長老。

 我是個后來者,持著嗶嗶卡霸佔你過去的空間。嗶嗶卡好比一張土地持有狀。自己終究是打擾你,即使當我撞見你后,想繞道而行。我也明白這舉動並非對你的敬意,而是一種畏懼、害怕。早在我踏入這片土地,已經聽信一波又一波的謠言——對于你對我們(后來者)的傷害。其實,並不然。

 敬意沒獻上,我還是從正門而入。看著你啃著水果,還急忙撿起梨子。匆匆忙忙跑上二樓,躲避我、閃躲我。我看著你那深邃的眼神,眼珠裡頭倒影著我那面目可憎的臉龐。我快步走進房門,躲避你的鏡子、躲避自己。你把我當成過去對你產生傷害的人,而我害怕你是一面鏡子。

 每天對于你的視而不見,是一種作為外來者與你的共處模式。不是的,那不過是我每天都在逃避自己的藉口,因為你的眼裡,揭露著我滿滿的惡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