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珍惜於告別前

死亡簡訊,一則又一則的傳來。我有點承受不住,這種以靈魂的方式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我們都難以接受自己心愛的有形物體,在眼簾底下破碎,在淚水滴下告別。繼老師告別、馬航失事,小學好友的哥哥在澳洲打工因車禍離開人世間。三月,有點灰暗。

        我於來台前,為爺爺上了一炷香。每次看見母親在上香前,跪著且講一段很長的話。聽不清楚嘀咕什麼,像似向祖先報告近期家裡發生的事情,並祈求保佑。我只問爺爺:你最近過得還好嗎?然後,再報告自己目前的近況。我的疑問並不會得到答案。不是爺爺沒有託夢給我,而是我並沒有做夢的習慣。遺憾,大概就是如此。你的問題不會得到答案,即便是現在、還是未來都還是不會得到。

        對於老師,我最終也是透過追憶的方式,維持與老師的互動。這互動雖然是虛的、空的,但某種程度上填補我心裡上的空虛。過去,我當然有許多時間去將虛的、空的,一一填補。自己卻是缺席。到最後,自己只能看著老師缺席而我出現的局面。但是,我還是缺席某場的悼念會,只以文字的方式出現。

        一次又一次的簡訊,是一位名叫「珍惜」的人發送給我。我於他素未謀面,卻已經簡訊內容而慢慢認識他。他是多麼的殘酷、真實。靠著嚴謹地邏輯推理,直接推翻你過去迂腐的思考模式。我毫無反駁能力,只能默默地流下眼淚,發個簡訊告訴他說:我知道了。

        統計學能告訴我們一些概括的資訊——人類的平均壽命是多少,卻忽略不符合抽樣條件的例子。死亡是預兆的,如爺爺的病情;它也是個突發,像馬航失事。珍惜於告別前吧!我們對於生、老、病、死總要有所準備。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