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總有的無奈

或許,這是早在踏出家門的一個知覺:踏出去,你就永遠回不來了。過去,母親喜愛掛著關心的名義,探究自己對未來的一個假象。從過去夢幻般的生活模式,在逐漸接觸現實邊緣,我已經不再對過往抱有的想象有多大的期待。真的,回不去了!我們的人生等同的生命長短,而且是直線式的——它就只有一個方向,也只能不斷地向“未來”邁進。這是人生中的一種無奈。錯過了,也就沒有了。

          結束大二上學期,我和另外兩位朋友往桃園出發,準備回鄉。依稀記得我與朋友說了一句話:「其實,我很不想回去。我覺得這次回去之後,就回不來了」。這句話還在心裡迴蕩,現在也都一一應驗。告別寒假,返台準備上課。花費十二個小時的返臺,身體在不同空間底下移動。身體不適,隔天沒去上課。或許,這是內心不想上課,藉由身體反應出一種無奈的具體表現。

        朋友在返台的上機前,皮膚紅腫、發癢。下了飛機,到訪醫院看診。吃了藥,病情惡化,比在馬嚴重。遊子在外,父母不在身旁,尤其生病的時刻,深感無助。身為朋友,我也一直不斷地給她加油、打氣。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只因同是遊子而感同身受。內心更多的是無奈。

        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會遇見這種無奈的狀況發生。可以,能怎麼辦呢?我總是不停地問自己。面對自己無法掌握的事情,可以謾罵、宣洩。之後呢?很多人可能都會說:「認了吧!這就是人生」。自己不時也如此說服自己。歎口氣、深呼吸,前方的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

        或許是相信宿命論的使然。更多時候,我也沒有其他選擇啊!孟子也說,如果要打造一個富國,應該讓人民富裕,才能教育他們。把自己餵飽再說吧!無奈,到最後也還是無奈。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