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 月 8 日

時間線

        時間就如一支箭。從臍帶被剪短的那一刻,箭就不斷向未來前進,畫出一條屬於我們的時間線。大家彼此的時間線上有著相同的標記: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然而,故事情節卻不因為相同標記而雷同——大學彙集了來自各地方的學子:臺北、臺中、臺東、臺南、高雄、馬來西亞、香港、澳門、印尼等國家,相遇卻讓彼此的兩條時間線有著相交點。

        我的時間線還未停止,正在前進。可是,作為外圍者的你只能閱讀到我的這個標記——大學,也是最精彩的標記。它是我人生中的分水嶺,一個過去的重點和現在的起點。

        乘著南方的風,我坐落在高雄西子灣。國立中山大學依山傍水,這是曾經我所幻想的最佳居住地。被告知沒獲得第一志願有些失落,卻也因為這世外桃源感到愉快。高雄是一個很友善的地方。有著和家鄉相似的景觀、文化,常常讓我誤以為這地方是檳城,尤其是被人家用臺語詢問“吃飽沒?”的時候。我也會用福建話回答對方“吃飽料!”。

        我唸的是社會系。這是一個每次人家詢問在唸些什麽,卻得不到滿意答案的科系。自己卻唸得津津有味。當然,課業壓力不輕。老師對大學生的嚴格要求,應該是研究生的減半吧?曾以為逃到臺灣這個地方,可以免去面對英文的壓迫。誰知,這一切根本不符合科學邏輯:大家都向英文膜拜,手裡捧著七千字的單字本。中文的書寫能力亂七八糟。每次在整理并閱讀組別報告的初稿,我老是懷疑自己是不是確實在臺灣。

        這地方上的人很友善。初到陌生的地方,除了中文的指示,路人也會盡自己所知幫助你達到目的地,讓我感到親切。是啊!這不是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互助嗎?總不需要抱著防衛心去提防每個人,即使經過的路人都比在馬來西亞的警察親切。怎麼過去身處在馬來西亞的日子,都不曾體會過這種互助的美好呢?來到寶島,道德課本上的所知變成了所見。夢想,也是否可以被實踐呢?我還在努力著。

        最重要的,我在這裡認識不同背景的朋友。有別於過去高中同班同學,都是居住在同一個區域。大學彷彿是一個文化大熔爐,彙聚了揹負著不同文化的學生。每次對方知道我是馬來西亞人,總是希望可以從我身上知道更多關於這個國家的資訊。我總會感慨自己對故鄉的了解甚少,無法餵飽這些有興趣的人。有時候會這樣想:人,如果少了文化素養,還剩下什麽呢?

        站在這個標記上,最大的收益就是重新思考: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想成為怎樣的人?你可以成為怎樣的人?你能成為怎樣的人?從思考的問題出發,繼續畫出我的時間線。大學,應該是如此。

Share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