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跨年

跨年在臺灣似乎是一種習俗。很多人相爭到跨年晚會,聽藝人在臺上賣歌賣藝。我一向來不奢求煙花為作為新一年的開始。商業把很多東西都給標準化,媒體把女人寫得男人只渴望S身型的女人。真是怪胎!大家所愛的東西,我都不愛。

        朋友邀約到商圈逛逛。我原本是要呆在宿舍,藏在書中。害怕自己感受四面牆的冷空氣,於是應對方的邀約。當然,這一天商圈也比較少人。在附近的餐館吃飯,我們搭公車前往目的地。一路上,鬧了不少笑話。

        在公車上,遇見美智老師。她是我大一國文的老師,這學期也有選修老師的語言學概論。她可算是自我入大學以後,看著我一直在成長的老師。當然,不只有老師一人。在學習的過程中,我自己也不時在討論老師的教學、同學的報告。或許是利用社群網站的平臺,每次都給自己惹上不少麻煩。不過,我堅持自己沒有說錯什麽。

        高雄正處於寒冬。老師看見我穿得這麼少,握了我的手,感覺冰冷。她正準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我。我一再推辭,跟老師說沒關係,始終不肯用手去拿。老師也就「冷」了下來。當下以為自己說服老師:真的沒關係,我很好!老師正要下車的那一刻,還是把外套硬塞給我。她說,以備不時之需。盛情難卻,我只好默默收下。雖然我最後也沒穿上,心裡卻還是滿滿的感動。

        很多時候,我都習慣一個人扛、承擔,不隨便向家人、人家開口要求什麽。小時候,我總是羡慕其他同學的家庭富裕,輕易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東西。一次的打擊,讓我知道並非全部東西都是理所當然的。然而,來台留學是我唯一向爸媽所要求的。

        或許,早已忘記原來身邊有一群願意幫助我的人。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